首页 > 书库 > 《巧妻》巧妻乐铸铁锅 女王 巧妻小攻

巧妻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叫夏桑霖,方怡的小说是《巧妻》,它的作者是行走的叶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个菜好吃吗。”林先生看吃得满脸油的七郎,和善问道。 “嗯嗯,好吃。”七郎一边点头,一边将剩下的小半盘菜全部都划拉到自己碗里。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3 12:10: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夏桑霖,方怡的小说是《巧妻》,它的作者是行走的叶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个菜好吃吗。”林先生看吃得满脸油的七郎,和善问道。 “嗯嗯,好吃。”七郎一边点头,一边将剩下的小半盘菜全部都划拉到自己碗里。

《巧妻》免费试读

“这个菜好吃吗。”林先生看吃得满脸油的七郎,和善问道。

“嗯嗯,好吃。”七郎一边点头,一边将剩下的小半盘菜全部都划拉到自己碗里。

方长略刚咳嗽两声,小石头关切的问道“爹爹,你是不是不舒服,闻了什么不好的味道,跟林师兄一样吗。”

连连摆手,示意儿子没事。而一边吃得正欢的七郎,一点也没注意到四叔善意的提醒。同家里一样,将最喜欢的几个菜全部夹到自己碗里,再慢慢享用。

若是谁夹了他喜欢的菜,还要连着看几眼过去,让人不好意思再与他抢。一顿饭,除了七郎,其他人都吃的是啼笑皆非。

这收徒的事,方长略的脸皮再厚,也不敢提了。带着一家人,当天就回了方家。面对老太爷的询问,他是一脸苦笑。

只道“儿子怕是无能为力,还请爹爹原谅则个。”

老太爷点头,他这般为难,想必是事出有因。这个时候,家里来来往往,也不好细说。只道了声辛苦,让他下去休息。

三娘子回去细细问了儿子,火气腾一下子冒了出来,赶着相公去老太爷哪里讨个说法。三老爷被逼得无法,也只得去了。

“七郎回来说一切顺利的很,先生也极喜欢他。只是四弟怎么不趁机提一提收徒的事呢,害我们倒是白欢喜一场。”三老爷帮老太爷磨着墨,老太爷与字画一途上造诣颇深,常有人来求字。

老太爷听了他啰啰嗦嗦一大堆,再看他的脸,明明都是一家人,老二老四脸上都是淡然沉稳,一观就是可托付之人。反观他,竟越看越像许家那尖嘴猴腮的模样,说话行事也小里小气,上不了台面。

再想到长随报上来自家铺子都租给了许家,月租也比市价少了三成,看他的目光就有些不善。干脆问他”让你和许家少些来往,怎么家里的铺子还和他们缠杂不清。”

“都是家里亲戚,舅舅亲自找了来讨价还价,儿子能怎么办呢。”

方老太爷心里冷笑,许家虽是商户,但与方家打交道还不至于敢占便宜。这中间怎么回事,他心知肚明,不过是肉烂在锅里,他懒得追究罢了。

“庶务既然收了,你也用用心,小时候一起念的书,未必就比老四差了,怎么你就考不上个秀才。他到现在还想着进举,你也要努努力才行。”

三老爷跟香了黄莲一样退出来,他不过是来问问七郎上学的事,怎么变成自己要去考秀才了。

三房又是一顿好拉扯,却碍不着四房的欢声笑语。小石头将七郎在饭桌上的表现,连说带演讲给慧娘和巧姐听,两人笑得前俯后仰。

“快说,你是怎么让他出丑的。”方怡巧可不相信,出门前,三伯父没教他守规矩。怎么一下子就在外面露了馅。

小石头抿嘴一笑,这个倒真是简单,他先打听了七郎爱吃,家里又不常做的菜。回头塞了银子给先生的厨娘,让她用料十足,做得好吃些。

剩下的,就是七郎自己的表演了,与他可是无关的。

“你们俩嘀嘀咕咕啥,快过来吃饭。”慧娘看两个孩子坐在一处,貌似相处不错,心也渐渐放下。

老太爷终于腾出时间去给林先生拜年,当然,同时带上了七郎和小石头。

出门时兴致高昂,回来时怒气冲冲,三老爷被叫到老太爷的书房一顿好骂。骂到最后,看儿子还一脸不以为然,深感无力。还是自己做错了,不该让他娶商户女,近墨者黑。身上仅存的一丝书卷气,早被铜臭所盖。

想到最后,老太爷陷入深深的自责,让他回去不用再提七郎的事。该在什么地方读书,年后继续送去就是。

“不去就不去,真以为自己不得了,不过是个穷酸。”三娘子搂着儿子,嘴里碎碎诅咒着。

“娘,那老头是个状元哩。”七郎咬着一块糖,他从头到尾都觉得自己表现不错,就是今天推倒小石头,也是事出有因,想必太公不会怪他。

“状元,此事当真。”三老爷一惊,揪住儿子问道。

“当真当真,我亲耳听到的。”七郎不傻,见父亲关注,忙将自己听到的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榆林县林家曾出了一位状元郎,三老爷自然是知道的。想到儿子错失的是这样一位先生,不由懊恼。改而教训三娘子道“若不是被你惯得无法无天,没有一点规矩,也不至于这样。”

后面又是一顿好吵,谁也不关心他们好坏,只是林家状元郎回乡的事终究是被他们传了出去。年未过完,林家族老就亲上小河村,将老先生奉迎入林家老宅。

就连隐瞒不报的林清正,在家也吃了好一顿排头。看在林大人的面子上,才从轻发落。小石头小嘴一张,这事中缘由自然是清楚了。小的就偷听长辈说话,大的就不分轻重出去传话。这方家三房在师徒几人心里是彻底臭了。

林家老宅人多事多,老先生只住到年后,就被几个不知轻重,倚老卖老想将孙子送来的人弄得火大。

发了脾气要搬出来。林家不敢拦着,满城找合适的房子。倒是方老太爷双手送上自家巷尾的一个三进小宅,之前有人搬走后,方家出资买下,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

林家出资修整,又派了仆役近前服侍。林先生方带着徒弟亲随搬了过去,除夏桑霖外,其他三人皆是住在自家,每日辰时准时上门。

最高兴是自然是方怡雪,顶着之前的屡屡出丑,打着看小石头的招牌又是送吃食,又是天气变化过来送伞送衣。

小石头倒也不拒,吃食照收,关心照谢。想叫他传个话吧,他一本正经的小模样,说什么男女授受不清,也不知道他是真懂还是假懂。

威胁他吧,他说听不懂,要去向老师求解,吓得方怡雪又捂了他的嘴,给他好处。

哄着他吧,他拿了好处一丝也不知道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依旧如之前一般,气得方怡雪一肚子火,又没地方说理去。真个是拍不得打不得,闹得她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有苦说不出的不光方怡雪一个,夏桑霖也被折腾得快要精神分裂。他不过十二三岁年纪,第一次离家这么远,又这么久。

老师偏又与他为难,言之与学问这条道上,分有二条。一条是寄情书画诗作,当个风流才子,享盛名清誉,随Xing而为。第二条则是为官一途,讲究的是一个“治”字。治人、治事都以务实为本,最不得随心自然,往往还要陷入两难。

夏桑霖自是毫不犹豫选择第二条,老师听了,只是嗤之以鼻。反问他,鸡蛋多少钱一斤,布料多少钱一匹,做工的人一月钱银几何。还有商人逐利,利从何来。

最后看他哑口无言,冷哼一句“什么都不懂,光读书有何用。当了官也是个‘何不食肉糜’的废物。”

所以,当方怡巧跟着慧娘在胭脂铺子遇上他时,一个是大吃一惊,一个是连声解释。当听到对方结结巴巴一通说时,慧娘脸色慢慢转好。还以为是个浪荡公子,没想到是个老实孩子。

慧娘大手一挥“你跟上我们吧,正好今天要采买些东西。带上巧姐也是让她看看行情,别弄得只会读书,却不知粮价几何。想必林先生也是这个意思。”

夏桑霖连声道谢,他一个少年郎,面皮又薄,只问不买,让他颇有些不好意思。现在有慧娘开道,问价还价不在话下,又教女儿怎么分辩好坏。

跟在后面的夏桑霖颇有收获,感慨道“难怪老师说万事皆有学问,这采买一项看似简单,其实内里也有窍门。若那不法之徒,低价买高价报,这中间得利,岂不是尽入私囊。”

“水之清则无鱼,人Xing向下这是圣人都没有办法的事。只肖心中有数,别被人骗了大头,蝇头小利何不妨让人拿了去。”方怡巧笑笑,这书呆子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倒也有趣。

“可终究是德行有亏。”夏桑霖已经学会不随意批评别人,可从小受到的教育,还是让他很难一下子转过弯来。

“小节不损大义,那纵情花丛的诗圣亡国时全家服毒,留下绝笔殉国。那道德先生打开城门恭迎新皇,谁个是好谁个又是坏。”方怡巧说的是前朝亡国,庆朝第一个皇帝进京时候的事。事隔百年,仍有读书人拿来争论。

“这……”夏桑霖有一点极好,他想不明白的事绝不会为了面子与人歪辩。当下行礼“还请姑娘不吝赐教。”

“要我说,这两人都是大傻子。”看夏桑霖目瞪口呆的模样,方怡巧越发得意“这诗圣就该继续纵情花丛,用他的长处,写些绵绣的文章花样的诗文出来。引经据典嘲讽当今,皇帝若杀了他,就是没有容人的雅量,让天下读书人寒心。如此,皇帝杀也杀不得,骂也骂不得,还要捧着他的臭脚,你说心里憋屈不憋屈。”

“还有那道德先生,真想归顺,就该带着一大家子在家绝食。让皇帝佬儿亲自来劝,礼贤下士。最后逼不得已,打着为全天下读书人谋福祉的旗号,开次恩科,也就顺势归降了。名儿利儿都有了,岂不快哉。”

《巧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