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妖妃纪》妖妃的七十年代 801 妖妃纪穿越文

妖妃纪

古代言情连载中

《妖妃纪》由网络作家阿猫威尼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方式再,涂完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啊!……”忽有一只黑漆漆的老鼠从她脚面堂皇窜过,她不禁一声惊叫,又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作为公主,她是断不该来这种地方的。 故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5 12:06: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妖妃纪》由网络作家阿猫威尼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方式再,涂完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啊!……”忽有一只黑漆漆的老鼠从她脚面堂皇窜过,她不禁一声惊叫,又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作为公主,她是断不该来这种地方的。 故

《妖妃纪》免费试读

“啊!……”忽有一只黑漆漆的老鼠从她脚面堂皇窜过,她不禁一声惊叫,又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作为公主,她是断不该来这种地方的。

故而她虽然已威胁牢卒不可将她来过之事外泄,但她自己也绝不能随意大呼小叫的太过惹人侧目。

她合了眼,反复告诉自己伊在受苦,她不可以太懦弱。她要见到伊,给受了刑的伊疗伤,为他减轻一些疼痛,帮他撑过这难熬的两个月。

再睁眼时,喜的眸中已消散了大半恐惧,抬脚一步一步纵深牢中。

当狱卒将其中一扇牢门打开,她终于见到了被吊在正中、已被折磨的半死的伊。

伊的头发又蓬乱的披散了下来,就如彼时喜初遇他时一般。

但这一次,纵使他被乱发挡住了大半容貌,喜依旧可以立即认得出他来。

“伊……”喜颤声轻唤。

伊听到她的声音,仿佛瞬间有了气力,慢慢睁眼抬头、沙哑着开口:“公主……”

伊从未想过喜为了他,竟能又是入祭场、又是踏牢房,他的心间暗暗荡起层层涟漪,可口中却莫名犯起了拙,一时无言,只静静看向喜,只因,他无论如何也不想错过能将喜印入瞳中的每一次机会。

与此同时,他心中亦感叹起这一日过得是何等大起大落、冰火两重。

晌午时分,他在庖房内大胆的将酒醉的喜拥吻在怀中,第一次享受到了喜的温存甜香,现在想想,都还觉得好像是不切实际的美梦一般;

而晚上再相见时,他就已成了这般模样,被打回到了最初的那个污秽丑陋的他。

这就恍似永远也逃不出的梦魇,无论他花多少心思将自己打理得多么整洁、多么像个真正的“人”,过不了多久,上天也终会通过各种方式再将他还原,仿佛是在不停的提醒着他,哪个才是他本来的样子……

他是奴……不配做“人”,更做不了“人”……

幸而,喜还没有放弃他,还愿意来看他。

……可也由此得见,喜应是已经不记得那个吻了,否则喜定会厌极了胆敢造次的他,将他甩得远远的了……

喜为眼前的景象怔愣了许久,惊怵的打量着伊身上的处处鞭伤。

那道道鞭痕皮开肉绽,鲜血搅和着周遭衣衫破碎的布屑,张狂的肆虐在伊原本算得白皙的皮肤上,眼过之处,皆惨不忍睹、大骇人心。

喜的心里难过至极。

她从腰间取出伤药,轻之又轻的涂抹在伊层层叠叠的伤口之上。

一寸寸,一分分,小心翼翼、颤抖的涂着。

涂到背部之时,眼看自己的指上已沾满了伊的血迹,喜的泪终于不争气的夺眶而出,怎么也止不住了。

尽管喜的指尖很软很轻,伊还是感觉到了丝丝的钻心之痛,他怕喜难过,就一直强忍着不曾吭声。

当听到喜在他身后隐忍的抽泣,他以为喜是害怕了,便动了动干涩龟裂的唇,缓缓开口道:

“那些伤……公主吓坏了吧?别看了,快回去吧。”

喜抽噎难止,却依然倔强。“不,我不走,我不能马上救出你,至少要给你涂完药。”

伊拗不过她,便只得柔声轻叹:“那到前面来好吗?伊……想再看看公主。”

若他记得没错,他身前挨的鞭子应是能比身后少一些的,至少,不至于会吓哭她。

喜已经哭成个泪人,听到伊要看自己,便忙用手将眼泪擦了擦,提着碎步绕回了伊的面前。

可当喜好容易挤出一个笑脸,抬头迎向伊的视线之时,伊却是怔住了。

他倾心爱慕的喜、高贵美丽的喜,此时的脸上竟染上了数道药草黑绿的汁液和他身上的血污,而喜却浑然不知自己现在的模样,还在因为怕他担心而十分努力的对他笑着。

那笑是那般绚烂,如夏日的骄阳直刺入他昏暗的眼中,瞬间照亮他眼底的同时,也深深扎刺在了他的心上。

忽的,穿过脸前的乱发,两行泪水清晰划落。

喜笑了,他却哭了……

他身为奴,连识得几个字都要被处死,这样的他还能给喜什么?若是什么都给不了,那他对喜的爱又将如何表达?

喜不明白伊为何哭,是否是自己涂药时手不够轻,弄疼他了?

喜怨忿的咬了唇,气平日里养尊处优的自己什么都不会做,关键之时竟连涂个药都涂不好。伊本来就痛,可她却令他更痛了。

她有些讪讪的。“伊……对不起……我这是第一次给人涂药……我……你且忍忍,两个月后大典之时兄长设席宴请各国宾客,那时我可便赌上一赌,将你救出来。”

伊一听,立即忧了心:“公主莫要行冲动之事,千万别连累了自己受罚。”

喜却是微微牵起了唇角。“放心,我并非要强求,你教过我的,凡事都要用脑。”

伊微顿,复而也露出了温缓的笑意。

他一心怕喜因自己而遭受牵连,却竟然忘了,喜是个多么聪颖伶俐的女子。

而他也确实不想死,自从与喜亲近过,他便再也不想死了。他想要留着这条命,一生围绕在喜的身边,哪怕无法真正拥有她,能一直陪着她、守着她也好……

“说到宴席……”喜又开了口,轻声问道:“伊,你为何从未告诉我,那‘凤凰吟’是你做的?”

伊一怔,想不到此事过了这么久,喜还是知道了。

他浅浅一笑。“是谁做的又有何紧要,只要公主喜欢便好。”

喜不满,扬起小花狸一样的面来娇嗔反驳:

“谁说不紧要?若是你做的,它便不只是一道单纯的膳食,我便可以问你,为何要在我生辰之时,送一对‘凤凰’给我?”

既然不是庖正所制,那里面便定是含着伊独有的心意,而且她记得,伊第一次看到她前厅棚顶的雕画时,也曾提及了“凤凰”。

伊见喜如此问,便轻牵了唇角,据实相告:

“公主不知,一年以前伊初见公主之时,公主身着彩裙,翩然如彩蝶,美得耀眼,又善良亲和……”

他的面上浮现起淡淡的暖意,眼神渐悠渐远,那深深印在他心底的一幕,现在想起,还好似是在眼前一般。

“彩裙?……”喜喃喃重复。

自从父亲过世后,她外出时就只穿过一次女装……

她恍然一惊。“你就是那时冒着鞭笞抬头看我的奴?”

《妖妃纪》 免费阅读章节

《妖妃纪》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