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皆付笑谈中之逝水》付笑谈中什么意思 XXOO 皆付笑谈中之逝水弱受

皆付笑谈中之逝水

武侠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皆付笑谈中之逝水》的小说,是作者方陈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林风镖局有两套镇派绝技,除了“五虎断风腿”外,另有一套“蛟龙腾云刀”。翁文广身为林威武的嫡传弟子,自然得到了这两套绝技的承袭,只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22 12:07: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皆付笑谈中之逝水》的小说,是作者方陈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林风镖局有两套镇派绝技,除了“五虎断风腿”外,另有一套“蛟龙腾云刀”。翁文广身为林威武的嫡传弟子,自然得到了这两套绝技的承袭,只

《皆付笑谈中之逝水》免费试读

林风镖局有两套镇派绝技,除了“五虎断风腿”外,另有一套“蛟龙腾云刀”。翁文广身为林威武的嫡传弟子,自然得到了这两套绝技的承袭,只是受限于天赋,并未完全掌握其中精髓,较之林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即便如此,面对年幼弱小的古今仍是绰绰有余,满心轻视,不屑一顾,甚至还引以为耻。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无精打采地劈出一刀,被对方避过了,微感诧异,当是自己太过随意,仅仅是碰巧躲过罢了。提起几分精神,接着再连出三刀,结果还是没能劈中,大为诧异,这一惊着实不小。

古今闪躲的模样并不雅观,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狼狈,但避过了终究是不争的事实。以翁文广的眼力,看出狼狈的外表之下暗藏着极高明的身法,只因习练尚未到家,加之临敌经验匮乏,所展现出的效果不及身法精髓之万一。心中纳罕:“这才短短过了一日光景,这小子就有了这么大的进步!难道先前是故意示弱,为得就是想让我带他入寨?可是这也不对呀,当时要是没有朱下水这个傻子滥充好人,我那一刀就真砍下去了,可不是吓唬吓唬人的,除非是神仙,不然肯定料不到朱下水会出面阻拦……”

古今粗懂功夫自不是一日促就的,先前因饥饿加身、有气无力、心不在焉,又被人打了个出其不意、措手不及,还没反应过来,刀就架在了脖颈上,并非如翁文广所猜想的那样,有意隐藏、扮猪吃老虎。

古今好面记仇,对被人欺辱之事一直耿耿于怀,尤其是那两个耳刮子,视作生平第一奇耻大辱。他并非善于蛰伏隐忍之人,再遇仇人,双目充血,牙根暗咬,一心想着报复解恨,奈何双方差距太大,再是报仇心切,也只能于险象环生中闪躲退让,寻求生机。

翁文广的心境更差,明明有着巨大优势,却始终不能彻底发挥,情绪越发急躁,心态渐渐失衡,错过了不少本可把握的机会,反倒是大大减轻了古今的压力。

闻人诠本已胜券在握,见到妻儿遇险,再无恋战克敌的心思,只想着救人。蓝、陈二人见此良机,自不肯错过,改变策略,以拖延为主,只要妇孺几人中有任何一人被擒,局势瞬间就能得到扭转。情势危急,闻人诠自乱方寸,顾不得什么局势走向,分心二用,反倒让蓝天凤和陈曰能略微占了上风。

随着打斗的深入,闻人徽音招式运转的愈发娴熟,瞅准时机,用巧妙的点穴手法先后将两名山匪点倒在地。剩下那名山匪见同伴相继昏厥倒地,眼界狭隘、孤陋寡闻的他不明其中道理,当是少女使了什么骇人妖法,震惊变作恐惧,底气全无,萌生退意。

池仲容一切看在眼里,不甘于如意算盘就这般落空,强忍着伤痛,不顾道义廉耻,羽扇一挥,向闻人徽音射出三枚银针。自信到自负的他,自诩算无遗策,再次算漏了一个人。

仅剩山匪生怕自己也像同伴一样中了妖法,死的不明不白,草草劈了两刀,弃刀扭头,拔腿就跑,这一跑正好来到了银针的飞掠轨迹上,一枚入喉,一枚入口,一枚轻触耳轮划过,出现偏移,贴着闻人徽音额前青丝飞掠而过,惊出一身冷汗。

山匪中针,腾腾跑出十余步,再迈不开步子,僵硬的身子不听使唤,失了重心,直挺挺翻倒在地,跟着浑身抽搐,口吐白沫。喉头咯咯发着怪声,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就是讲不出口,只好用满是乞求的目光紧紧凝望着池仲容,祈盼着他能大发慈悲,救救自己。

池仲容视若无睹,在他的眼中,这些人同蝼蚁禽畜无异,生死无关痛痒,毫无愧疚,不眨一眼,反暗骂碍事。连挥羽扇,六枚银针分上下两路再次射出。

闻人徽音目睹惨案经过,心有不忍,奈何有心无力,眼见银针逼近,手中又无可用于格挡的器械,只能腾挪闪躲。身形未稳,后续劲风再次欺身,慌忙矮身避让,跟着顺势贴地连滚,甚是狼狈,无半分拉奏二胡时的光彩照人。

池仲容虽被闻人诠所伤,但不管是武功修为、临敌经验,还是狠辣心思、歹毒念头,均远胜闻人徽音。仅一个照面,她便完全落在被动挨打的下风,拳脚倒在其次,防不胜防的喂毒暗器才最是令她畏惧。

“无耻!”闻人诠瞥见池仲容竟对爱女无情出手,怒不可遏,把心一横,硬抗一鞭一拳,双掌齐出,全力施为。蓝、陈二人想不到对方竟会使出这等两败俱伤的打法,未及错愕回神,胸口各受重掌,双双吐血跌出。

与此同时,古今被逼到了绝境,身上多处挂彩,鲜血潺潺,浸透破衣,挨了翁文广重重一鞭腿,大口吐血摔跌而出。余光所及,闻人徽音同样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睁眼望向池仲容抬手欲发银针的手势,再无他法,唯有等死一途。古今心底骤然冒出一股莫大的勇气,咬着牙根强忍剧痛,未待身子落下,使出全力以双手撑地,借着翁文广鞭腿余力,如飞箭般向前窜出,挡在了闻人徽音身前,银针则透入了他的身体。

闻人诠终于摆脱纠缠赶至,还是晚了一步,愤怒大喝,拳掌齐出,重拳捣在翁文广腰腹,手掌按上池仲容胸口。这一击,完全扭转了局势,彻底即溃了信念,池、翁二人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蹿下了大山坪,逃之夭夭。眼见武功最高强的四个人两伤两逃,余下山匪斗志全无,当即作鸟兽散,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

“爹爹,快救人!”随着闻人徽音的一声焦急呼救,闻人诠三人相继急急围上,一股可怖黑气正义可见之速笼上古今面颊。

“徽音快松手,小心沾上剧毒!”闻人诠快速从爱女手中接过古今,出手如风,十指翻飞,封住周身几十处要穴,延缓毒势。再以掌心贴背,渡入浩荡真气,试图将剧毒迫出体外,接连运转发力三次,仅将银针逼出了身体,剧毒如跗骨之蛆,牢牢扎根于古今体内。

闻人诠硬抗蓝天凤、陈曰能一鞭一拳,强行运转真气在后,伤势加重,再难催动第四次,瘫坐在地。

见到父亲这般情状,而古今面色无半分好转,闻人徽音大感不妙,还是抱着些许希望问道:“爹爹,怎么样了?”得到父亲泄气摇头的回应,胸口忽然出现一阵莫名的剧痛。茫然四顾,目光落在了倒地呻吟的蓝天凤和陈曰能身上,心中重燃希望,怒气冲冲地走上前,喝问道:“把解药交出来!”她生性温和,行事识体,从不与人争执急眼,这是她生平首次疾言厉色。

蓝、陈二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停下呻吟,缄口不语。

闻人徽音心急如焚,重重跺脚,就近捡起一把钢刀,恫吓道:“若不交出解药,我就……我就杀了你们!”嘴上这般说着,真要她动手杀人,却又不敢。蓝天凤也懒得探究对方有无杀人之胆,一脸颓败,万念俱灰,惨然一笑,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道:“我兄弟二人经脉已断,就算保住了性命,日后也不过是废人一个,死了也好,一了百了,省得再吃苦受辱!”

闻人徽音拿着钢刀呆立当场,无计可施,生性纯良的她想不出那歹毒阴狠的诡计,便是想到了也不会说,更不会做,扬言要挟杀人已是她的底线。

闻人诠从爱女手中取过钢刀,抚肩安慰道:“徽音莫急,只要有爹爹在,绝不会让古今小兄弟丢了性命!”

闻人徽音闻声一凛,双眼放光,喜道:“爹爹想到救人的法子了?”

闻人诠微微一笑,转头对蓝、陈二人道:“我有一法,不仅可以助二位重续经脉,重回往日修为,甚至还能更上一层楼。”

蓝天凤、陈曰能心有所动,当即又彻底否定,根本不信对方有这般好心。

闻人诠料到对方会有这般反应,心平气和地接着说道:“这位古今小兄弟并非我闻人诠的至亲,不过途中巧遇,结伴同行,与你们更是无冤无仇,如此平白害了一个无辜之人的性命,不过是徒增杀戮,于你我间的仇怨毫无意义。只要你们肯交出解药,我闻人诠答应你们,不仅双手奉上重续经脉之法,还可待你们伤愈后,任由你兄弟二人鞭打拳击三下……”

“老爷……”

“爹爹……”

闻人诠摆手示意妻儿止口,续道:“我闻人诠随时恭候大驾,绝不还手!三击之后,不管我闻人诠死伤与否,你们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你们不可再为难我的家人,我的妻儿也绝不会向你们寻仇滋事,如何?”

蓝天凤冷笑道:“空口无凭,我们怎知事后你不会反悔?我兄弟二人如今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到时候你食言自肥,我们又能奈你何?废话少说,下手趁早,老子要是皱一皱眉头,就不叫蓝天凤!”他并不指望闻人诠能做出实质性的保证,只因老是缄口不语太过憋屈,就是死也不想失了骨气。

闻人诠道:“我若没猜错,解药应该就在你们身上。”见二人闻言色变,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眼下情形,不管是要你兄弟二人的性命,顺势解决你我之间的仇怨,还是强行夺取解药,救治古今小兄弟,皆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之所以同你们说了这许多,只想以最好的方式化解双方仇怨。杀人不过头点地,冤冤相报又何时能了?杀人解仇终非佳选。”

蓝、陈二人眼神交汇,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困惑和不解。对于他们这种不作恶便算行善的人而言,实在难以理解闻人诠的行为准则。

《皆付笑谈中之逝水》 免费阅读章节

《皆付笑谈中之逝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