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君主无情》君主无情1006君主无情 强强 君主无情全文免费阅读

君主无情

架空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君主无情》的小说,是作者萧语创作的架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说话间,鹂妃所派的人便赶到了秋晨宫:“皇上,求您摆架前往福芷宫看看娘娘,去救救娘娘吧?” 夏侯飞与宁妃都是一惊,夏侯飞皱眉,怒道

|更新:2020-03-11 18:02: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君主无情》的小说,是作者萧语创作的架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说话间,鹂妃所派的人便赶到了秋晨宫:“皇上,求您摆架前往福芷宫看看娘娘,去救救娘娘吧?” 夏侯飞与宁妃都是一惊,夏侯飞皱眉,怒道

《君主无情》免费试读

说话间,鹂妃所派的人便赶到了秋晨宫:“皇上,求您摆架前往福芷宫看看娘娘,去救救娘娘吧?”

夏侯飞与宁妃都是一惊,夏侯飞皱眉,怒道:“怎么回事?”

那奴才支支吾吾道:“皇……皇后娘娘……她……鹂妃娘娘和蓉贵人……”

夏侯飞微微皱眉,宁妃却笑道:“皇上,臣妾没事了,你还是过去看看吧!”

夏侯飞微微点头,随即便前往福芷宫。

到了福芷宫,只见满室的狼藉,鹂妃正抱着蓉贵人痛声大哭。

他微微皱眉:“怎么回事?”

鹂妃一见是夏侯飞,顿时跑过去抱住夏侯飞,道:“皇上,你可要替臣妾做主啊?”

夏侯飞见鹂妃满脸妆容已花,道:“发生什么事了?”

鹂妃道:“皇后她刚才说要臣妾自动放弃太子的抚养权,还要臣妾将太子过继给她,她说她是一国之母,太子怎么说也该是嫡出的,臣妾只是个妾。”

她哽咽着,痛斥着:“皇后说臣妾没有资格做椿儿的母后,如果臣妾不答应她的要求,她也会想方设法将椿儿弄到手,就算不行,也会想办法让皇上动念头废了椿儿这个太子。”

她哭诉着:“皇上,臣妾不肯,她就出手教训了臣妾,臣妾不是她的对手,可是臣妾害怕,臣妾真的不能失去椿儿啊?皇上,你可要为我们母子做主啊?”

夏侯飞皱眉:总觉得哪里有问题,只能道:“这事朕自有主张,爱妃别胡思乱想了!”

柳儿在一旁眼见情形不对,赶紧道:“启禀皇上,奴婢还有一事不知是否该说?”

夏侯飞道:“不该说就别说!”

鹂妃却道:“为什么不说?柳儿你说?”

柳儿道:“启禀皇上,启禀娘娘,刚才值夜的小柱子公公说,方才他看到皇后娘娘和一个陌生男子在御花园相见。”

夏侯飞怒道:“此话当真!”

柳儿心下微喜:“千真万确!”

夏侯飞不知为何,心下怒火非常,转身提步就往坤宁宫走去。

鹂妃一看,狡黠一笑:“有好戏看了,蓉儿,走,我们一起去看看那人如何死?”

说着便紧跟着夏侯飞的脚步,一起前往了坤宁宫。

……

坤宁宫。

夏侯飞脸色微沉:“紫秋,皇后呢?”

紫秋虽然感叹皇后的神机妙算,但也不忘皇后之前的交代:“启禀皇上,娘娘最近身子微微不适,已歇下多时,还吩咐奴婢等人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得打扰。”

夏侯飞冷哼道:“是吗?但朕今日偏要看看她是真睡,还是假睡?要是让朕发觉她在欺骗朕,朕非治她个欺君之罪不可?”

紫秋还待解释,鹂妃却抢先一步让柳儿溜进了皇后的寝宫,出来后,柳儿得意万分:“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并未在寝宫!”

夏侯飞待自己亲自证实后,突然冷静下来:“紫秋,娘娘究竟去哪了?”寝宫床榻并没有安寝过的痕迹。

紫秋微微摇头,但随即想到韩琦给她传来的话:“紫秋,皇后人在冷宫,她说会有一场好戏,不过不让我看,你记得,到时要把好戏一一复述给我哦!”

紫秋决定赌一把,说不定可以帮得上他们的计划:“不过,娘娘平时如果心情不好,想一个人静一下的话,都会去一个地方。”

夏侯飞微微皱眉:“还不带路。”

……

冷宫中,冷静下来的厉翎霜,一个人默默地将地上摆满的白蜡烛通通点上。这些都是之前她让韩啸天命人准备了,放在冷宫的。

紫秋轻声走到厉翎霜身边,道:“娘娘?”

她微微一笑:“传说只要朝着逝者逝去的方向点满蜡烛,逝者看到灯火,听到亲人的召唤,他便会回来的,紫秋,你说我的霄儿他会回来吗?你说,他真的会听到他母亲的召唤,再回来看我一眼吗?”

紫秋心揪着:“娘娘,您又在想小少爷了?”

小少爷?是啊!她的霄儿只能拥有这样的称呼,即使死亡也不能得到任何名分,包括身份被认可,怎么说好像都是她这个做母亲的不合格呢!

她自嘲地笑着:“霄儿一定怪我,曾经答应过他的事,我一样也没做到。”

紫秋呜咽着:“娘娘……”

她笑着道:“紫秋,去把本宫的琴带来。”

紫秋微微点头,离去前,提醒道:“娘娘,皇上他们来了!”

她微微点头,表示知道,随即不再言语。

方才的话夏侯飞都听在耳中,微微心疼;一旁的鹂妃正待发作,却被夏侯飞一个眼神制止了。

直到紫秋将琴带来,她才笑着起身,对夏侯飞道:“五哥,你可愿帮我弹琴伴奏?”

夏侯飞不明所以,却听她又道:“我曾经答应过霄儿,有机会一定要为他独舞一曲,今日,我想借此机会还他这个心愿。”她始终觉得传说是有可能的。

夏侯飞难得见她如此温顺,点头:“好!”

随即,开始拨动琴弦。

随着琴弦拨动,音乐声响,她翩翩起舞……

如展翅的蝶翼,她跳的淋漓尽致,面上始终保持着温和的笑容,却不知眼泪早已泛滥……

“霄儿,你看到了吗?娘当年对你的承诺,这一曲只为你一人而跳,你看到了吗?你开心吗?”

一个连弧旋转——

“霄儿,爹娘终于在一起了,你开心吗?我们一起来实现当年娘对你的承诺,你看到了吗?霄儿,你会来吗?”

缓缓落地——

“霄儿,你还在怪娘吗?是娘不好,没有好好照顾你,可是,霄儿,娘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的,所以,霄儿,你一定要好好看着,等娘为你报仇,娘再去陪你,好不好?”

眼泪早已模糊了视线,一曲已毕,她闭上双眼,任由自己摔落在地。

夏侯飞扔下琴,焦急地拥抱住她:“翎儿……”心疼地轻吻她脸颊的泪水。

她微微睁眼,说:“五哥,你说霄儿会来吗?他看到了吗?”

夏侯飞道:“霄儿会知道的,一定会的。”

她淡淡笑着:“霄儿,他会原谅我吗?”

夏侯飞紧紧怀抱着她:“会的,霄儿是个乖巧的孩子,他那么懂事,一定会的。”

她看着他,说:“五哥,你可知今日是什么日子?”

夏侯飞实在想不出,微微摇头。

她说:“今日恰好是霄儿离开的百日,听老人们说,像现在这样点满蜡烛,他就会找到回家的路,可是,我忘了,我的霄儿没有家,他只能是一个孤魂野鬼,而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知道,他现在一定很苦,一定非常痛恨我,一定在说‘娘,你为什么要生下我,既然生了我,为什么不好好待我,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完整的家,为什么让我死了也只能是孤魂野鬼?’五哥,我的心很疼,你呢?”

她问他:“你的心也会疼吗?”

夏侯飞淡淡笑着:“傻瓜,他也是朕的骨肉,朕这个做父亲的,怎会不心疼?”

她定定地看着他:“五哥,我好几日做梦都连着梦到霄儿对着我控诉,他不停地质问我‘娘,为什么让我称为孤魂野鬼?’他声泪俱下,很害怕,很恐惧的样子,他说‘娘,霄儿现在成了无主孤魂,总是被其他鬼欺负,霄儿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在梦中百般求我‘娘,你帮帮霄儿,你救救霄儿?’五哥,我有时梦醒后,会想,如果我去陪霄儿,霄儿会不会就不会这么害怕了?就算有人欺负,至少我在她身边,还可以保护他,你说呢?”

夏侯飞看着她的眼睛,很想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些什么,可是他却发觉:她的眼神如此清澈,如此执着,一切都那么真实。

微微动容,他说:“翎儿,不要再说这样的傻话,五哥知道你想做什么,可是,朕需要一些时间,朕答应你,一定会还你们母子一个公道,还霄儿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

她突然任性地推开他,跌跌撞撞地后退了好几步,冷冷道:“等,又是等?为什么?”眼泪又止不住下落:“你告诉我,为什么每次等的那个人总是我?为什么每次等待之后的结果总是那么决绝,为什么最后受伤的人总是我?为什么?”

她狠狠发泄着:“我讨厌等待,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她哭诉着:“五哥,我没有时间了,我已经没有那么多的人生可以拿来挥霍了。为什么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你都不愿意答应我?为什么?”

她说:“难道你忘了吗?霄儿是因为你的太子夏侯椿儿而死的,是他间接害死霄儿的?难道就算这样,你都不愿意施舍一个名分给他吗?”

她看着他,笑着说:“五哥,他是霄儿,是我们的孩子,也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鹂妃再也看不下去了,怒道:“皇上,你不要被她给迷惑了,她这是在威胁你,利用你对她的愧疚,威胁你?”

夏侯飞冷冷道:“闭嘴!”

鹂妃道:“皇上,难道臣妾有说错吗?”

夏侯飞抿嘴不语。

厉翎霜冷声大笑着:“哈哈哈……霄儿,你都看到了吗?娘很失败,你都看到了,是不是?对不起,霄儿,娘没用,娘还傻傻地出手救害死你的凶手。我救了太子,所有人都只想着太子,却没有想到可怜的霄儿,连娘也临阵倒戈了,你一定在怪娘,对不对?”

她似疯癫了一般,夏侯飞竟一下子感觉心空落了一大块。

她呢喃着:“霄儿,别怕,你爹既然不能给你一个名分,娘会想办法帮你的。”

她跌跌撞撞地朝冷宫深处走去:“霄儿,别怕,娘来陪你了,娘会保护你的!”

夏侯飞心莫名一慌,转身寻她,早已不见她的人影,在冷宫深处找到她时,他震惊了:只见厉翎霜躺在血泊中,心口处插着发簪,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

他颤抖着抱起她:“翎儿,你醒醒?

《君主无情》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