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秋寒知冷暖》秋寒知冷暖了了君安 女王 秋寒知冷暖父子文

秋寒知冷暖

古代言情已完结

《秋寒知冷暖》作者:了了君安,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叶秋,沈焕之,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两天时间,枫苑不停有访客来访,女人也渐渐熟悉了自己的身份——付颖的身份。 书房中。 “焕之,你已经被她骗过一次了,这次可不能不防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31 06:04: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秋寒知冷暖》作者:了了君安,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叶秋,沈焕之,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两天时间,枫苑不停有访客来访,女人也渐渐熟悉了自己的身份——付颖的身份。 书房中。 “焕之,你已经被她骗过一次了,这次可不能不防

《秋寒知冷暖》免费试读

两天时间,枫苑不停有访客来访,女人也渐渐熟悉了自己的身份——付颖的身份。

书房中。

“焕之,你已经被她骗过一次了,这次可不能不防啊。”薛松担忧道。

沈焕之低头写着什么,并未答话。

“可是她回来做什么呢?难道那个男人不要她了?”薛松自言自语道。

“你就确定她一定是装的?”沈焕之将信折好、封上封口。

“那听你这么说,你还真信她了,兄弟,这不是话本子,那么多的无巧不成书,她肯定有问题。。。。不对啊,你是不是和她又旧情复燃了?那你的叶秋呢?你把人家置于何地?”

片刻的静默。

“我会给她一个交代的。”

。。。。。

付颖归来也一月有余了,也就意味着枫苑的主母归位了,西苑之人理应前来拜会。

沈焕之虽忙生意之事无暇顾及,可临走之时却是留下了话任何人不得前去打扰夫人,所以,西苑三人被拒之门外,皆有些意兴阑珊,却恰遇到自外归来的叶秋,这无处消磨的怨气,终是找到了挥发之处。

“秋姑娘,这是打哪来呀?”陈佳影怪声怪气的迎了上去。

叶秋并未见过西苑之人,横眼扫过三人,目光落在一身材高挑的女子身上,此人正是那日在花门边细细端详她之人。

陆倩君见她看自己,浅笑点头算是见了礼,叶秋同样以浅笑回礼,心中对这三人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陈佳影狐疑的看看叶秋,又看看陆倩君,转而哼笑一声,道:“没成想姐姐还与她有些交情,妹妹竟然不知呢。”

陆倩君笑道:“不过一面之缘而已,秋妹妹好记性。”

“姐姐仪态万方,想不记住都难的。”叶秋缓声回道。

“这姐姐妹妹叫的倒是亲热,原本我还想到时秋姑娘被二爷娶进门来,我们姐妹该如何称呼,现在看来,倒是有些想的多了。”陈佳影说话自来不客气。

叶秋也没有气恼,向着东厢房瞧了一眼,笑道:“原是你们的姐姐不便见客,是吃了闭门羹了吧,才这般拿我玩笑?”

陈佳影脸上的笑刷的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厉声喝道:“得了几日宠就当自己是主子了?出身低贱的东西也配在这跟我叫嚣,在这个沈府,好歹我也是有名份的,你呢?”

叶秋笑意含着些冷意。

“名份?你说的名份不过是一个束缚自己的枷锁,除了名份,你还有什么?对你一心一意的男人,即便没有名份,你也拥有全部,而对你毫无心意的男人,就是让你做了这当家的主母,他能给你的也只有这个名分罢了,我与你不一样,名份这东西,我不稀罕。”

不止陈佳影,连带着何晴与陆倩君也因这番话被怔在当场。他们视若珍宝的东西,她却不稀罕,乍听是狂妄之言,可细品之后却恍然感觉到了自己的可笑,是啊,除了名分,她们好像真的一无所有,而给他们名份的这个男人心中压根就没有她们的位置,那么她们还在争什么?

“二、、、爷。”

大家随着何晴看去,不远处,沈焕之站在那棵枫树下,神情凝重,好似站了有一会了。

叶秋只瞥了一眼,洒脱的向西厢而去。

沈焕之的眸子一黯,抬脚跟了上去,途径三人,竟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的没有给一个,陆倩君在心中默默的轻叹一声,再看何晴,也是一脸伤心的望着二爷的背影,而陈佳影早已气闷的跑了回去。

房门关到一半,被一股力道重新打开,沈焕之推门而入,眉头自进门就没有舒展开。

“我累了,有话明日再说吧。”叶秋不耐的说道。

只见他将一个白色物什重重的搁置在桌上,那是一块由白脂玉打磨而成的小兔子,庙会那日他买来送给她的。心中一惊,猛然抬头,撞入他一双忧伤的眸子中。

“你跟踪我。”她的身上没有银两,今日在医馆中,她用这枚白脂玉抵了诊金。

“为什么?只因为我暂时无法给你承诺,你便要扼杀掉我们的骨肉?”沈焕之缓缓走近她,气势压迫而来,叶秋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

“为何跟踪我?”她又问了一遍。

“担心,因为我担心你。”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

“担心?还是疑心?是,我今天确实去了医馆,为了不让你知道,我还绕路去了很偏的一个医馆,那个大夫说的和我猜想的一样,我怀孕了,可是,他来的不是时候,所以,我就用身上唯一一个有价值的东西换了一包药,就是这样。”叶秋倔强的回视着他,哪怕她最后还是不忍心,决定留下这个孩子。

“就是这样?呵,就是这样?叶秋,那是一个生命,你怎么能说得这般理直气壮。我以为你已经对我摒弃了芥蒂,我以为你已经爱上了我,可是我竟然傻的一错再错,你不想要他对吗?好,我成全你,我会给你更果断的药,让他消失的彻彻底底。”

房门被甩的发出巨响,他盛怒的离开了她的房间,房间突然陷入了一片死寂,叶秋倚靠着床栏,缓缓的坐倒在地,无声抽噎,泪水自眼角滑落,在衣裙上晕染开来。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轻启,又被轻轻的关上,脚步声越来越近,叶秋擦掉眼泪抬头看去。

风铃轻步走了过来,蹲下身,担忧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怎么了?方才吵得那么大声,二爷气冲冲的走了,我瞧着没人才偷偷溜了进来,别哭了。”

叶秋伏在她的膝盖上任她轻拍着她的后背,哭了好一会。

“唉,可怜的叶秋,前些日子,我看你和二爷那般要好,还为你高兴,这转眼间,唉,告诉我,你可是还怨恨二爷?”

叶秋抬眼瞧着,有些疑惑。

“其实吧,当时虽说夏顺继续追查还是能救下你妹妹的,不过二爷毕竟也不是神,也无法预料到你妹妹会遭此横祸,倘若知道的话,当时铁定让夏顺无论如何也要将她救下的,事情依然发生,为了你自己,还是应当往前看,过往的该放下就放下吧。”风铃苦口婆心的规劝着。

“等等,你方才说救下冬儿?”叶秋擦掉眼泪,凝眉道。

“对啊,夏顺跟我说的,说早前二爷让他查你的底细,且料到老夫人必定要用你的家人来拿捏你,所以吩咐密切注意你家人的动向,可巧你家刚搬出平津,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二爷突然说不用再查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谁知日后竟然发生了那样的事,怎么?你们不是因为这个吵架?”

叶秋只感觉到周身有些冷,风铃什么时候走的、临走的时候说了什么,她都想不起来了,脑海中只有冬儿清脆的喊她三姐姐,以及那张她深爱着的面孔,可是那份爱是什么?她迷茫了、恐惧了,她恨自己轻易的失掉自己的心,庄羽夕明明给过她忠告,临走时留下的三个药瓶,最后一个交到她手上的时候叮嘱再三不可怀他骨肉,为何偏偏不听,现今却自食恶果。

想到庄羽夕,她趔趄着爬起来,向着那熟悉的竹林苑跌跌撞撞而去。

廊下一双眼睛目送她的离开,浮现些许笑意,而隐在暗处同样一双眼睛却将这所有的一切看在眼里,隐入心底。

竹林苑,因无人打扫,到处落满了灰尘。

慌乱的翻找着,瓶瓶罐罐撞击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突然,一束烛光照了进来,随之而入的是云霞以及一个面生的小厮。

“叶秋,二爷吩咐我们给你送药过来,还说无论如何也得看着你喝下去呢。”

叶秋心下一震,向后退去,嘴中念叨:“不可能,他不会的。”

“这有什么会不会,二爷说了,这是你要求的,他不是宠爱你嘛,那你的要求他可不是赶紧着帮你完成。”风铃笑着说道。

“不,我不会喝的。”说完推开风铃就向外跑,可是方才用力过猛,小腹一紧,像裂开一般,疼得她趔趄着扶住了门栏。

“不识好歹,敬酒不吃吃罚酒,把她按住。”风铃从地上爬起来,啐了一口道。

小厮听了,立马扑了上去,将叶秋摁倒在地,风铃趁机拿着汤药猛往她的嘴里倒。。。。

薛松难得看沈焕之毫无节制的饮酒,还是在这平津出了名的怡红馆,方才一大帮子姑娘们涌了进来,却被他一句话震喝的吓了出去,现在,瞧着他醉眼惺忪的样子,心里不住的叹气。

当时说的气话过重,待平复过来,便开始后悔了,可是刚起身,身子却不听使唤的向一边倒去,耳边是薛松的长吁短叹,渐渐地,失去了意识,待醒来,已经是晌午了。

怡红馆还未开始营业,姑娘们闲坐在一处聊天,见他从楼上下来,眼睛顿时冒了光,跃跃欲试的想上去潘聊几句,可是却被他周身的气势所吓,一个个又都缩了回去。

《秋寒知冷暖》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