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蒹葭酒楼》顺丰海鲜酒楼 下克上 蒹葭酒楼㚻

蒹葭酒楼

历史连载中

完结小说《蒹葭酒楼》是华盛文方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齐翰,余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看着虚弱无力的陆冥,齐翰看着很是不忍心,蹲在陆冥的床边说道:“先生,要不我给你倒杯茶吧?” 陆冥还在傻笑,今天白勉初经老楚王一审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7 06:05: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蒹葭酒楼》是华盛文方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齐翰,余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看着虚弱无力的陆冥,齐翰看着很是不忍心,蹲在陆冥的床边说道:“先生,要不我给你倒杯茶吧?” 陆冥还在傻笑,今天白勉初经老楚王一审

《蒹葭酒楼》免费试读

看着虚弱无力的陆冥,齐翰看着很是不忍心,蹲在陆冥的床边说道:“先生,要不我给你倒杯茶吧?”

陆冥还在傻笑,今天白勉初经老楚王一审,看老楚王的那样子,白勉初再想要当着安京府的府台那是不可能了,自己精心策划了这么多天,事情终于成功了,陆冥怎么会不高兴呢?

看见陆冥并没有回应自己,齐翰也不知道陆冥脑子里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叹了口气说:“先生,您身体本来就不好,为何还要冒着风险,来参与这本不该关系到自己的事情呢?这样做值得吗?”

“当然值得,”陆冥竟然开口说话了,但是陆冥没有看着齐翰,而是继续盯着天花板,“当初进京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们,京城险恶人心不知,稍有不慎便会掉入万劫不复之地,现在,只是开始而已。”

谁也不知道陆冥究竟要做什么,来到大都这里,陆冥要做的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但陆冥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如若告诉了别人,那么自己又还有什么价值呢?

“先生,您说的这些话我都知道,之所以我要跟着先生,并不是先生救了我一命才至此,”齐翰心情沉重的说,“而是我信任先生,我相信先生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我去给先生倒杯茶吧。”

听到齐翰所说的言语,陆冥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齐翰起身下楼去了,陆冥指了指门,示意余文过去把门关紧。

“齐翰的担忧我知道,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陆冥闭上了眼睛,“我知道齐翰是为了我好,在他的心里,我的身份早就不是他的救命恩人那么简单了。”

余文关上了卧室的小门,转身看着陆冥,余文也不忍心看着陆冥去介入朝廷那么险恶的地方,说道:“先生,您旧疾又犯,我建议您还是先回定州修养几个月吧!”

“不用回定州修养,在这里就行,”陆冥叹了口气,“你没发现吗,我在定州的时候,旧疾三天两头就发作,而我们来到大都已经半年多了,现在才发作一次,不是说明这里更适合修养吗?”

“那是因为先生一直在操心朝廷的事!”余文来到了床边,“要不然先生的旧疾早就好了!朝廷如此险恶,先生执意介入其中,到底是为了什么!”

余文跟刚才的齐翰一样,也是对陆冥担心过度了。

“如果说你们在对待白勉初这件事儿上就已经感觉到朝廷险恶了,那就说明你们的历练还不够,”陆冥又睁开了眼睛,看着余文,“说明你们对朝廷的认知也不够,白勉初还好对付,到了后面,那就是地狱了。”

“除掉了一个小小的白勉初没什么大用,我只是把白勉初当作我介入朝廷的契机而已,”陆冥接着说道,“我真正要对付的,可比白勉初要棘手多了。”

余文当然不会知道陆冥所说的“棘手”到底是些什么人,要是他知道的话,他一定会把那些害得陆冥整天操心的人都给杀掉。

“虽然我也不知道先生到底要做什么,可是,我跟齐翰一样,都相信先生,所以先生接下来要是有什么行动的话,千万不要瞒着我,”余文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有齐翰。”

“你和齐翰跟我情同手足,我怎么会瞒着你们呢?”陆冥尽力的想要坐起来,余文连忙过去搀扶陆冥,陆冥靠在了床头,看着余文,“正好我这有个差事,需要你去完成。”

“先生尽管说,余文定会照办。”余文冲着陆冥拱了拱手。

“是这样的,今天在宫中,王上说想要尝一尝蒹葭酒,”陆冥感觉坐起来舒服多了,说话也是变得流畅起来了,“你去准备一些蒹葭酒,送到宫里去。”

“什么?”余文疑声道,“先生,王上想喝可以派人过来买啊?为什么要咱们送过去?”

“我答应过王上,这些酒,是要送给王上的,”陆冥无意间又想起了老楚王,这个人对他不重要,可又是极其重要的关键人物,必须得稳住老楚王,“你见过请人家喝酒还要人家亲自过来取的吗?”

余文无法反驳,只好拱了拱手下去照做,余文刚走,齐翰就拿着一壶茶走进了陆冥的卧室,齐翰来到窗边,把陆冥经常放在窗边的那个茶杯拿捏到了手中,提起茶壶往茶杯里倒了一杯茶。

齐翰把茶杯放在了陆冥床边的一棵凳子上:“先生,您这是让余文去做什么?”

“没什么,他有事情做,你也有,”陆冥伸手轻轻的摸了摸茶杯,但是没有拿起来,“你现在王宫东门,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

“现在就去?”齐翰问道。

“现在就去,快去。”陆冥没有犹豫的说道

尽管不知道陆冥到底让自己去王宫东门看什么,不过陆冥吩咐的事情都有他自己的道理,齐翰立马转身就要出门,一边关上门一边说道:“先生,那茶水还很烫,等凉儿了你再喝。”

陆冥点了点头,随即齐翰关上了门,来到楼下,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接着救朝着王宫东门那个方向去了。

这个屋子并不大,只有一扇窗户,但是对陆冥来说已经足够了,太大的卧室反而会让陆冥感觉到不安全,这种不安全的感觉并不是来源于外部威胁,而是陆冥觉得心里不安全,他现在在做的事情,本身就没有安全可言。

陆冥当然知道,来到大都的那一刻,无论要用什么办法,他都必须赞介入朝廷,记得陆冥曾经说过,他要擒的是贼而不是王,并不是说老楚王与陆冥的关系让她下不了手,而是因为老楚王还有另外极其重要的作用罢了。

接下来,陆冥并不打算对付朝中的任何一个人,经过白勉初的这次事件,他已经成功的把自己的印章给打入了朝廷,接下来要再办事,可就容易多了。

接下来要做的,而是肃清外患,陈国一直在楚国北境屯兵,这毕竟不是一件好事儿。

《蒹葭酒楼》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