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末日之狂暴进化》末世之重生狂蟒 Twink 末日之狂暴进化鬼畜

末日之狂暴进化

科幻连载中

扶叶流疏新书《末日之狂暴进化》由扶叶流疏所编写的科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江岩,于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江岩再次回到了胡同口,那只被卡住的蜈蚣已经离开了,胡同口两边墙壁的水泥,深深塌陷了一块,露出几根拇指粗细的钢筋,应该是蜈蚣挣扎脱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2 12:06: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扶叶流疏新书《末日之狂暴进化》由扶叶流疏所编写的科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江岩,于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江岩再次回到了胡同口,那只被卡住的蜈蚣已经离开了,胡同口两边墙壁的水泥,深深塌陷了一块,露出几根拇指粗细的钢筋,应该是蜈蚣挣扎脱

《末日之狂暴进化》免费试读

江岩再次回到了胡同口,那只被卡住的蜈蚣已经离开了,胡同口两边墙壁的水泥,深深塌陷了一块,露出几根拇指粗细的钢筋,应该是蜈蚣挣扎脱困时所致,力量太恐怖了,江岩不禁暗暗咋舌。

江岩向外边探探头,没发现有危险,于是走出胡同,沿着于颖所说的路线前往医院。

不出所料,大部分的野兽都忍受不了正午强烈的阳光,找地方躲了起来,野外只遇到几只变异的花猫孤零零的在流荡,也都被江岩小心翼翼避开了。也许是上帝眷顾,一路上风平浪静,医院很快就出现在江岩的视线内。

看着不远处的医院,江岩有些激动,没想到事情会进展得如此顺利。

与医院正门越来越近,江岩不复刚才的一脸兴奋,紧皱眉头。

不对!怎么感觉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

江岩很信任自己的直觉,这种玄妙的意识帮了他很多次。江岩止住前进的步伐,观察一番四周环境,苦苦思索,忽然心中一凛,一股凉意涌上心头,即便头顶烈日炎炎,江岩却仍是遍体生寒。

自从双日升空,江岩所见之处无不是一幅绿意盎然草木竞生的态势。唯独眼前医院正门的一幕,虽然看上去也是郁郁葱葱,但却毫无生机,有些花草已经呈现出枯败的颓废,宛如行将就木的老人,这种不寻常的情景,像鼓槌一样敲击着江岩紧扣的心弦。

江岩生出一股退意,可是这附近只有这一家医院,而陈刚的病情却是刻不容缓。罢了,古人云,不入虎Xue焉得虎子,便是龙潭虎Xue也闯他一闯。江岩主意已定,一咬牙,小心翼翼迈步靠近医院大门。

透过门缝向里看去,空旷的医院广场寸草不生,广场中央的喷泉向空中喷洒道道黑色水流,然后又落在水池中,往来循环。几部救护车歪七扭八停在停车场,还有一辆侧翻在地,上面密密麻麻缠满手腕粗细白色绳索,透过绳索,江岩隐隐约约看到几个人影躺在里面,看情形早已死透了。

嘎吱!

江岩推开医院大铁门,声音响彻整个医院,把江岩吓了一跳,连忙停下动作,细细聆听有没有引起其它反应,等了一会儿,看没什么情况,壮着胆子蹑手蹑脚走了进去。绕过喷泉,直奔门诊大楼。

可能医院的电力系统出了故障,大楼内部没有一丝灯光,有些昏暗。黑洞洞的大门半张着嘴巴,散发着阴森的气息。事到如今,已容不得江岩退却。江岩鼓足用气,探身走了进去。

门诊大厅也布满了白色绳索,和外边缠在车上的一模一样,踩上去黏黏的,走在上面很吃力,好像行走在沼泽地里一样。

江岩踏在白色丝线那一刻,医院后院的大仓库里,两束灯笼粗细的红光陡然亮起,照明了整个仓库,赫然铺着一地白色绳索,上面粘满人尸,都是被吸干血液,死状惨不忍睹,在血红色光柱的映衬下,犹如修罗血海一般。仓库居中正站一个漆黑影子,身高五米有余,光柱正是发自黑影的血红色双眸。黑影感受一下脚下白色丝线的震动,闪电般向门外蹿去。

江岩凭着记忆里于颖的指点,一点一点向药房走近,门诊楼一片死寂,也不知道医生和病人都去哪了。穿过脚下这条长廊,转个弯就是了。成功在即,江岩没有得意忘形,阴森诡异的气氛给了他极大的压力,隐藏在医院的危险始终没有现身,给江岩心头蒙上一层阴霾。

就在江岩即将走到长廊尽头的时候,异变突起,脚下的白色绳索黏力大增,将江岩牢牢粘在上面,动弹不得,然后陡然一震,绳索迅速携着江岩像潮水般向楼外褪去。一切在刹那间发生,江岩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绳索拉着退去,偶尔身体划过墙壁,撞得七荤八素。

最终绳索把江岩带出门诊大楼便停了下来,似乎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江岩晃晃眩晕的脑袋,从绳网上站起来。

咦?天怎么阴了?

心中疑惑的江岩,抬头看看天空。神情渐渐由疑惑变成了惊呆,然后转换为震惊,一抹骇然跃然于脸。脸色时青时白,煞是精彩。

江岩头上三四米处,一对血红色的眼珠睁得浑圆,漆黑的脑袋足有两尺宽,脸上满是沟壑皱褶如老妪一般,甚是恐怖,赫然站立一只巨型蜘蛛,咧着一张大嘴,浓稠的牙黄色涎水,缓缓流出,在空中形成一道透明的丝线,最后滴在广场的青石板上,形成点点坑洞,发出一阵“嗤嗤”的声音,并随之有白烟冒出,明显具有强烈的腐蚀性。

蜘蛛全身长满黑白相间的绒毛,胸腹部还覆盖着盔甲一样的角质层保护要害部位,八只长腿约四米长,还布满了锋利的倒刺,阳光下闪着利剑般的寒芒。

危机在前,江岩掏出于颖给的手术刀小心戒备,全神贯注观察着蜘蛛的一举一动,以防它突然暴起伤人。大蜘蛛的一双血红色眼睛盯着江岩,人性化的脸上闪过一丝玩味,显然没有将眼前的小蝼蚁放在心上。

蜘蛛忽然动了,巨大的身躯丝毫不影响它的速度,劲风拂来,两只前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江岩抓来。江岩瞳孔一缩,双腿猛的蹬地,一跃近米,闪过蜘蛛一击,落地之后,趁蜘蛛旧力已尽新力未发之时,箭步溜到蜘蛛腹下,瞅准位置,对着蜘蛛第二条左腿的关节薄弱处,狠狠一刀划下,顿时血流如注。蜘蛛吃痛嘶鸣一声,可江岩在它腹下,无法攻击到他。蜘蛛焦躁的在原地转了好几圈,依然无法触碰江岩分毫,而江岩更是趁机又伤了它一条右腿,蜘蛛怒急,尾部的纺丝器一阵抖动,一条手臂粗细的白色绳索从中射出,悄无声息的袭向江岩,毫无防备的江岩被捆了个正着。江岩暗骂一声,原来那些白色绳索都是这只怪物的蛛丝。

形势立即急转直下,江岩大好局面尽失。死亡在即,江岩愈发冷静,全身紧绷蓄力,全神贯注查找蜘蛛破绽。

蜘蛛见江岩被自己丝线所困,却并不急于杀死江岩,而是Cao纵着自己的丝线,将江岩在空中甩来甩去,看情形是准备先戏耍一番江岩。

江岩见此机会,强忍着天旋地转,偷偷用手术刀割断捆着自己的那部分丝线,然后攀着剩余的蛛丝向蜘蛛背部爬去,而蜘蛛却对这一切毫无所知,依然我行我素地甩着自己的丝线。

江岩爬上蜘蛛背上,丝毫不做停留,紧紧扯着蜘蛛背上的绒毛,一点一点向它的头部移去。

江岩好容易挪到眼睛上方,手里紧握着手术刀,指节因为太过用力都有些发白,狠狠的朝蜘蛛左眼插了进去,迸出的血液喷了江岩一身,江岩无暇顾虑这下,转身就要向蜘蛛背后逃去

这下蜘蛛是彻底疯狂了,眼睛的疼痛,刺激它爆发出前所未有的能量。江岩刚刚转过身去,就感觉背后一痛,脊梁上的肉,被蜘蛛前腿的倒刺,狠狠刮走一块。疼得江岩眼泪几乎要飚出来了,忍不住大吼一声,手术刀狠狠扎进蜘蛛脖子,鲜血再次喷溅而出。

蜘蛛再受重创,八只长腿,使劲跳跃,希望把江岩从背上颠下来。

江岩死死抓紧它背后的绒毛,现在若是摔下去,必死无疑。

一人一兽就这么僵持着,慢慢的江岩由于背后受伤,体内失血过多,意识有些模糊,对鲜血需求的本能,促使他狠狠咬在蜘蛛脖子的伤口上,贪婪地吮吸蜘蛛的血液。

不知怎的,江岩的嘴巴好像有吸引力一样,在江岩昏迷后,蜘蛛的血液仍然源源不断涌入江岩的口中。

大量失血的蜘蛛动作也渐渐缓慢下来,最终体力不支轰然倒地,而近乎昏迷的江岩不管不顾,依然疯狂的吸取蜘蛛的血液。

失去意识的自江岩吸收这些蜘蛛血液后,只觉得浑身充盈,好像回到了母亲怀抱一样,一点都不知道他体内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

蜘蛛血液进入体内,没经消化系统,直接进入动脉血管,很快被江岩体内的原有血液细胞吞噬殆尽,二者水Ru交融在一起,似乎它们原本就是一体。

这一现象,使江岩DNA序列发生改变,包含了蜘蛛的基因片段,基因的改变造成江岩身体构造发生了改变。

《末日之狂暴进化》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