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青囊志》青囊经 女王受 青囊志直人

青囊志

武侠连载中

经典小说《青囊志》由家在半岛中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宾逊,那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一下变生仓卒,电光火石,宾逊一个前扑打滚避开这一扑,已觉背上一阵火燎,想是肩背部已被抓伤,宾逊接着一个纵身高高跃起,瞅着最近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3 00:03: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青囊志》由家在半岛中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宾逊,那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一下变生仓卒,电光火石,宾逊一个前扑打滚避开这一扑,已觉背上一阵火燎,想是肩背部已被抓伤,宾逊接着一个纵身高高跃起,瞅着最近的

《青囊志》免费试读

这一下变生仓卒,电光火石,宾逊一个前扑打滚避开这一扑,已觉背上一阵火燎,想是肩背部已被抓伤,宾逊接着一个纵身高高跃起,瞅着最近的那棵树落下,定睛一看,那兽已经噌的一跃,腾身上树,追将上来,宾逊挥动双臂,察觉没什么大碍,肩背上应该只有皮肉伤,没有伤到筋骨,心神稍定,一个飞跃,又轻轻落到旁边一棵树上,那野兽没这能耐,只好爬下树来,又来到宾逊树下跃跃欲试,宾逊又跳到另外一棵树上避开。

一人一兽就这样对峙着,那兽低声咆哮,仔细看来,却不是豹子,有类似豹子的花纹,但腰身比例更修长,腿更短,体型也略小,头更扁,毛色水滑浓密,尾巴明显的比豹子更长更毛茸茸,像是一个放大了的长着豹纹的鼬。

确实宾逊蒙对了,此兽名字就叫豹鼬,传闻是豹和鼬的杂交后代,又传闻是麒麟第七子,山海经云:豹鼬,又名毒蟤,麒麟第七子,性凶残,善缘木,喜啮毒虫,体内聚毒,多见于瘴疠之地,昔尧游潇湘,见而避之。

对峙良久,宾逊觉伤口痛中有麻痒之感,心中一惊,疑心兽爪有毒,急欲离去,打算下地一搏,击退豹鼬,但赤手空拳,身上连个卵石都没有,把握不大,举目四望,折了一根寸半粗的半枯树枝下来,折去细枝,头部折出一个斜锋,那豹鼬紧紧盯着宾逊的举动,忽然低沉咆哮了一声掉尾离去,隐没在密林中。

宾逊不敢轻举妄动,又静静观察了好一会儿,这才选择在树木间跳跃,还是不敢下地,等到了密林边缘,纵身一跃,远远落在一块山岩上,打算疾掠而去,恰好山岩下有几块碎石,宾逊跃下山岩,去捡碎石,可以当个暗器,以防不测,刚捡到手,附近草丛一动,一道黑影蹿出,竟是那豹鼬埋伏于此,宾逊一个侧跃,碎石激射而出,打在豹鼬身上噗噗有声,没有击穿皮毛,原来那豹鼬的皮甚是厚实,这正是它称雄的本领之一,它的皮不仅厚实,而且皮与肌肉之间能滑动,这样其他大型猛兽就算咬住了它,也很难刺穿它的肌肉,但豹鼬的胸腹部是它的软肋,皮肤不是那么厚实。

豹鼬被宾逊附有强劲内劲的碎石击中后吃疼,身形顿了一顿,对宾逊顿生惧意,低吼了一声,逡巡几步,一伏身肩一耸,张嘴露出森森白牙,凌空猛扑过来,宾逊心中虽然害怕,却不再躲避,心道:如果我连一只畜生都打赢不了,枉对尴尬人留册之恩。牙一咬,不退反进,左脚屈膝上前一步,右手接过左手树枝,全部内力皆贯注于枝尖,迎着来势,朝着豹鼬胸部狠狠刺去,只听噗的一声,一刺而中,随即右脚踢出,正中豹鼬腹部,豹鼬顺着来势从宾逊身上飞了过去,胸脯被扯开一个大口子,一蓬血花飞出,豹鼬的血洒在了宾逊的脸上身上,霎时眼中口中全是血,口中腥臭难闻,眼睛刺辣,伤口也被溅到了,宾逊一抹脸,持枝凝立,却见豹鼬已然消失不见,它***跑了,有本事不搞偷袭再回来大战十个回合。

宾逊长吁一口气,惊魂稍定,一直绷着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几欲摔倒,定了定神,才发现所在山坡正是此前白猿经常露出紧张神情的地方,原来果真有这么厉害的猛兽在此,这个死申公豹,冒死骗小爷来这里,想借刀杀人呢。

确信周围再无威胁,宾逊忍痛跌跌撞撞往山洞赶,眼前越来越迷糊,仍是坚持一路采集解毒药草,冲到小溪冲洗眼睛和身子,发出啸声召唤来白猿,捣烂草药,示意白猿敷在背上,这草药只是普通清凉降火解毒草药,宾逊不敢大意,马上运功要把毒逼出体外。

白猿见宾逊入定,默立良久,轻轻退出洞外守候,宾逊侧卧于床,放松全身,已觉头晕,恶心欲吐,伤口麻痒,眼睛刺痛难以睁开,说不出的难受。

不吃不喝,连续运功了三天,伤口麻痒渐无,高烧渐退,采药换药,运功静养,挨了半月,觉得后背活动无碍,想来已经结疤愈合了,很久筋骨未动,久静思动,宾逊走出洞外找白猿练剑,白猿察看了宾逊背部,宾逊翻了几个跟斗,示意自己好利索了,拾起树枝道:“猿兄,多日来承蒙照顾挂心,来,请赐教。”一挥枝,虎虎生风,摆了个起式正是相思一剑,白猿更不搭话,顺势回刺,你来我往,白猿剑法越来越快,宾逊催动内力,堪堪抵挡住,紧要处猛一发力,用了七成内力,忽觉双眼刺痛,随即刺痛消失,跟着白猿吱的一声,退后半丈,定定的看着宾逊眼睛,神情很震撼,似是看到什么令它震惊的事。

宾逊看看自己,没发现什么异常,看看身后也没什么奇怪之处,笑道:“猿兄,没啥事吧,吓我一大跳,来来来,继续继续。”

移动身形,猱身欺上,白猿避了一步,挺枝回击,身法比刚才慢了好多,宾逊略微移步就避开攻势,之后白猿的身法和剑法都不快,想是有意在让着宾逊,这让宾逊很纳闷,怕自己身体没恢复好吗?你这样让着可不是我对手,小瞧我喽,那我逗你玩玩,宾逊童心盛起,瞅准白猿空隙,避实击虚,攻敌必救,原本以白猿剑法的快捷凌厉,宾逊是攻少防多的,现在白猿身法变慢,在宾逊眼中多了很多破绽出来,白猿一时被闹得爪忙脚乱,回枝防守,攻少防多,劣势顿显,这可是这哥俩还是爷俩结缘以来头一遭,有几次若不是宾逊有意放缓去招,白猿要被戳中,宾逊奇怪,心道:你都这样了,还让我,算了,撤去内力吧,免得误伤。谁知内力一收,白猿身法又变得极快,一阵暴雨狂风似的抢攻,身法快捷绝伦,宾逊连退几步,才避开锋芒,心中好生奇怪:你干嘛呢,我一减少内力,你就加快剑法,这算哪门子事。好胜心又起,一提内力,双眼又是一阵刺痛,那白猿又是一个震惊的表情,紧接着白猿的身法又明显慢了许多,剑法尽是可乘之隙。

《青囊志》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