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久章赋》九章赋合院户型图 免费阅读 久章赋男妃文

久章赋

短篇已完结

《久章赋》是秣陵约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久章赋》精彩章节节选: “你看,你看,我说吧,利刃入腹而死!”吊死鬼得意。 淹死鬼白了他一眼,不予理会。 只见那伤口细窄,切口整齐,看得出下刀时很是利落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4 06:02: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久章赋》是秣陵约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久章赋》精彩章节节选: “你看,你看,我说吧,利刃入腹而死!”吊死鬼得意。 淹死鬼白了他一眼,不予理会。 只见那伤口细窄,切口整齐,看得出下刀时很是利落

《久章赋》免费试读

“你看,你看,我说吧,利刃入腹而死!”吊死鬼得意。

淹死鬼白了他一眼,不予理会。

只见那伤口细窄,切口整齐,看得出下刀时很是利落,玄色的衣衫细细看才发现血渍却很少。

“美人,你对自己够狠的呀!”吊死鬼感叹。

他望着那刀口,轻笑一声。

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样的信念让自己做了这样的决定。

“我大抵是怕疼,我才选择吊死的,应该是这样的吧……啧啧啧……这么好的皮肤,可惜了……可惜了……”那吊死鬼边说,手还不规矩地往他这个方向伸。

“死变态,闭上你的臭嘴!烦!”

“哎,我找他说话,碍你什么事?你这人怎么这么搞笑,鬼差大哥,鬼差大哥,把我隔壁的隔壁这人,不!这不要脸的嫖娼鬼换走,换走!”

吊死鬼一通吼,招来了鬼差,鬼差一铁链,重重打在那木笼子上:“给我安分点,再吵,油锅血池,刀山火海信不信我让你们全部滚一遍!”

“鬼差大哥,鬼差大哥,笼子不够用了,把我跟那新来的关一间吧~啊~”吊死鬼谄媚。

“又是你!我说的话不管用是不是,来人!”那鬼差唤来了其他小鬼。

“带出去,油锅地狱,炸一炸……”

话一落,小鬼们开了锁,将那吊死鬼带了出去。

“美人,我出去晃晃,回来再陪你啊~”吊死鬼似乎已经习惯了,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其他鬼不敢再闹。

“死变态,就是犯贱!”淹死鬼道。

却见他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全然不像第一次入冥府。

“哎,新来的,你好像不怕这无间地狱?我们刚来的时候,都快吓尿了。”

“相较茫然,此间无怖。”他简单回答。

想来那个唤他‘哥哥’的人才是他的执念,他的一切。

入了冥府,便没有时间的概念,他在冥府已不知多少时间……

睡了醒,便是吊死鬼的骚扰,淹死鬼的咒骂,还有其他鬼聊天的,吵架的,嘈杂无比,非人之所……

每每烦到不能自已,他就打坐入定,一遍又一遍,心中念着那唯一记得的一句。

忽然某时,厮杀之声传来,由远及近。

枉死狱炸开了锅,地狱动乱向来不断,这么大阵仗的千百年难遇。

“哎呀,好一个翩翩少年,跟我家美人的不相上下,想来定是香甜的很啊~”吊死鬼脖子比较长,他手撑着,便比他人看得清楚。

“收起你的污言秽语,恶心!我特么怎么这么倒霉离你这种东西这么近!”淹死鬼道,头却不断往外瞄。

此时狱中大部分鬼都敲着栅栏,吊着嗓子嗷嗷喊。

他闭目,入了枉死城,再不得超生,外头如何,皆是与他无关的。

“厉害啊,一个人打整个枉死城的,都没人能近他身分毫。好家伙!”吊死鬼感叹。

打斗之声由远及近。

忽听得一声:“玖哥!”

好熟悉!

他瞬间睁开了眼睛,紧握双拳,起身,努力望向打斗声传来的方向,却被层层叠叠的鬼,和牢笼堵住,只能在缝隙间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来回穿梭。

难道是幻听吗?他隐隐约约似乎又听到一声,却被整个监狱中的鬼吵闹的声浪遮盖,他不确定,可那抹红色又那么的熟悉。

“都给我闭嘴!”这是他第一次歇斯底里大吼。

他笼子附近的鬼愣愣的看着他,倒也没有在出声。想来闭嘴也是不影响观赏打斗的,总得包容点新来的。

嘈杂之声略略削减,离他远的那些笼子里的鬼可不吃他这一套。

“玖哥,你在哪?”这一声,稍稍清晰!

他紧紧握着那牢笼,双目失焦,嘴唇抖动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玖哥,你若听见,应我一声,我是鱼儿啊!”声音越来越近,已经到了枉死狱门口。

淹死鬼看他这反应,开口道:“哎,新来的,寻你的?你叫玖哥呀?我都待了上千年了,也没见人会来枉死城寻人的。也没人记得起过往。你还真是神了~”

他看着淹死鬼:“我……不晓得,只是……我……很熟悉……”

“玖哥!”

“玖哥!”声音在整个狱中回荡,已经没有了打斗之声,想来他已经让整个枉死城的鬼都丧失了战斗力了。

“玖哥!你在哪儿……”

“哎,仙人娃娃,来哥哥这……来啊……”吊死鬼不知死活,手伸到笼子外面,招呼着。

一道白光飞来,吊死鬼脑袋落地,嘴巴被封,眼睛却依旧眨巴着。

见状,所有的枉死鬼都没了声音,深深担心这枉死城都呆不下去,连魂魄都不能完整。

“玖哥!”他的笼子门口多了一抹红色的声影,而这一声玖哥很清晰,钻入耳中。

他缓缓抬头,笼子门口少年一袭红衣,手握黑色长笛,脖子上挂着一块红玉锦鲤,刀削斧凿的脸上,有这些许的汗珠,两颗眼珠如红色的精钢石,璀璨夺目,正凝视着自己。

在他抬头的瞬间,少年脸上多了份惊喜,而后便是担忧和愤恨。

只见那少年抬手一挥,笼子上的禁锢解除。

少年入笼,他后退了一步,少年再进,他又后退了一步,直至推到笼子边缘,退无可退。他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远离他,总觉得他不应该在这里出现,这不是好事。

“玖哥~”少年轻唤,一步上前,紧紧抓住他的胳膊,“玖哥,我是赤璋,是鱼儿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鱼儿?”他试探地问?

少年重重点头。

他摇了摇头,不记得这个名字。

“哦,对,你没了人魂,无妨的,你的人魂,我寻回来了!我们出去再说!”少年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他便往外走。

他混沌惯了,心中所记的只是那个愿意给自己当媳妇的弟弟,但这个人唤他玖哥,想来定是熟悉他之人,能为他闯枉死城的,想来情谊匪浅,他便任由他拉着一道往外跑。

枉死城的鬼差都让他的灵力封住了,动弹不得,二人如入无人之境,瞬间便到了枉死城口。

“玖哥,你信我吗?”少年问。

他凝视着眼前这个人,有种莫名的信任,况且,与他而言,已到枉死城,再烂能烂到哪里,他又有什么值得他人图的。

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闭上眼睛!”少年道。

他依他所言。

他忽觉自己被少年紧紧抱住,脚下一轻,“不要睁眼,于你而言,迟些光会过于刺眼,我叫你睁开,你再睁开!”

他闭着眼点了点头,不自觉的抓住那少年的衣襟。

耳边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在钻地,而后是呼呼的风声,而后便是清澈的鸟叫声,柔和的风声,他沉醉于这些声音。

紧接着风越来越急,而后瞬间没有了任何声音。

随着一声关门声,他已站定,周围很是安静。

忽然身旁之人抽离。

他依旧依言不睁开眼睛。

“玖哥,你稍等,我关了门窗,你再睁眼,现下正午,见光与你有害!”那少年柔声说道。

他点了点头。

一通关门、关窗、拉帘声音之后,是一阵的安静……

“你还在吗?我……可睁开眼睛了吗?”他伸手要寻,却被一只滚烫的手握住。

少年凑近耳边道:“玖哥,慢慢睁眼~”

他缓缓睁开眼睛……

于他而言,即便是外面透进来的光,都十分的刺眼。

他用手遮挡着眼睛,眯着眼,扫视着周围。

空旷无比的大殿,殿柱得三个人抱方能成圆。各殿柱上挂着轻纱白幔,两边是数排整理的蜡烛,已被熄灭,身后是四副挂像,三幅是人像,皆是仙风道骨的仙人模样,二人年老,一人年少。一副是山水画,画中山巅有二人顶着荷叶,抬头望着天,天上是一个人,背上背着一朵巨大的莲花,画像右上角是‘即墨擎雨遇仙图’七个字。

最终他的目光落到身旁的红衣少年身上。

对方正凝视着自己。

“玖哥,如何?”他问道。

他已渐渐适应现下的光亮,放下了遮住眼睛的双手。

“这是何地?”

“永昼山,长明殿!”少年道。

他皱眉,并不能记起分毫。

“你识得我弟弟吗?”他问道。

“你记得你弟弟?”鱼儿问道。

他摇了摇头:“他说过:哥哥放心,若娶不上媳妇,我给你当媳妇!”他复述着。

瞬间鱼儿‘噗’的一声,笑出了声:“啊哈哈哈,玖哥,你旁事不记得,便是我也不记得,竟只记得这一句!啊哈哈……”他笑的放肆。

“这是诺言。”他认真说道。

见他如此,鱼儿一愣,收敛了笑意,认真看着他。

“是!玖哥,你有弟弟,这话是他说的!”少年看着他的眼睛,郑重回话。

他收回了眼神,自己确是一点都不记得他。

“你等等,我这就放出你的人魂,待三魂合一,你便能记起过往,便是冥王也不能说抓你走便抓你走!”少年道。

他期待地乖乖点头。

只见鱼儿从腰间取出一个锦囊,锦囊中是一个稻草人。

他后退一步,将稻草人放置于左手中,右手拈剪诀,嘴中念念有词:‘三魂无散,魄无丧倾,绵绵相合,善寿有终。起!’只见他剪诀一挑,一道轻柔的白光从稻草人中飞出,冲向他的眉心。

被那到白光一冲,他没站稳,向后踉跄了两步,少年即刻扶住他。

“玖哥,如何?”少年问。

他眉心胀痛,呼吸困难,眼皮似垂了千金重物,耳中嗡嗡声一阵高过一阵,他捂起了耳朵,蹲下身。

“玖哥,你怎了,玖哥!”少年的呼喊声在耳边。

而那嗡嗡声却很快将他的喊声盖过……

《久章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