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财妻妖夫》家有财妻全文免费阅读 耽美 财妻妖夫别扭受

财妻妖夫

现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碎竹叶原创小说《财妻妖夫》,主角是官爷,那户,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金朵朵悄悄给领头的塞了点碎银子,这才打听出来,原

|更新:2021-01-13 00:04: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碎竹叶原创小说《财妻妖夫》,主角是官爷,那户,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金朵朵悄悄给领头的塞了点碎银子,这才打听出来,原

《财妻妖夫》免费试读

金朵朵悄悄给领头的塞了点碎银子,这才打听出来,原来是那五匹素色织锦出了事,金朵朵一向知道骗她的人都没好下场,想不到这次报应来得这样快,原来那骗子刚出城门就被人堵住了,晚上城东有一家绸缎庄失窃,店里的东西几乎都被搬空了。

这县太爷新官上任发生如此重案,自然是震怒,这批绸缎价值上千两纹银,体积又庞大,要是让盗贼堂而皇之的运出了城,他还有面子么?于是下令城门口严查。

那骗子到底是骗了人,心虚生怕被人发现,因此遮遮掩掩的将织锦藏在干草堆里,还沾了点假胡子做伪装,鬼鬼祟祟的样子,被衙役一抓正着,带回衙门。

县太爷见这重大盗案那么快就抓到人心里很是高兴,立即开堂审理,失主说失窃的东西里有这样的素色织锦。

那骗子当然不认,说织锦是在金朵朵的店里买的,于是衙役就上门了。

金朵朵不想认,虽然她没做亏心事,但是知道古代的公堂可不是那么好进的,给领头的衙役又塞了些银子,说他们夫妻两初来乍到,就跟前屋主退了点旧货,这店一直关着门,从来没有打开门做过生意,左右邻居都看得到的,怎么可能卖东西?想是那盗贼没仔细查看,不知道这店早就关门了,便胡乱说个地方妄想脱罪,麻烦衙役美言几句,她们小夫妻脸庞薄这公堂就不必去了吧。

衙役得了好处,想想县太爷也没有非要传她们上堂的,回去照实说了,县太爷大怒,对骗子用了大刑,无奈骗子还是喊冤,一口咬定织锦是买的,眼看着案子僵持下去。县太爷破案心切,便又遣人去金朵朵家查看,这次派的是正经的捕头上门。

金朵朵大大方方的请捕头进门查看,先是前头的店铺,还得托白轩懒惰的福,只开头一天简单打扫了一下,也没扫干净,这两天布匹上又落了一层灰,后头几间屋子多数空空如也,没什么地方可藏贼赃的,一目了然。

金朵朵还巧言道:“官爷,您看到了,这又是灰又是土的,送人都未必要,那里有人肯花钱买啊,左邻右舍皆可作证,这房子小妇人刚买下不就,这店门一直都没有开过。”

金朵朵笃定,这骗子既然有心骗人,必定会选择避开别人的耳目,因此见到他上面的绝对不多,这捕头也未必有那个耐性一一上门查证。

捕头看看也是,昨天才失窃的,看着灰尘,这些东西不可能是失窃之物,应该是歹人见躲不过便胡乱攀咬,他们做捕快的见得多了。

末了金朵朵还随手抽出三匹绢子,不好意思的笑着道:“麻烦官爷白跑一趟,这些卖不出去东西还真是拿不出手,但是还请官爷不要推辞,只是我们小老百姓的一点心意。”

捕头眼睛一瞄,虽然沾了点灰尘,还是好东西,值不少钱的,反正眼前这小媳妇说送人都未必肯要,不收不是不给人家面子让人难堪么,便笑纳了。

三匹布,捕头和两个捕快一人一匹,他们出了金朵朵的家门,转头就寄放在临近的亲戚家了,回了衙门就跟县太爷说看过了。

那店铺满是灰尘,看样子应该很长时间都没有开门做生意了,所有货物都积了一层厚厚的灰,短时间内根本不想有人动过的痕迹。为防万一,他们还四处查看了一下,跟左右邻居求证过了,大伙都说那店确实好久没开门了。那户人家新搬进去的,屋子里东西不多,也没有能藏赃物的地方,

这家伙怎么能放着正经开门的绸缎庄不去光顾,偏偏摸到那里去?准是随口胡诌,以为织锦是寻常之物,随便扯个绸缎庄,说是那买的赶个巧说不定真有当天卖那么多织锦的,却没想到碰上一家关门好久的,真是天网恢恢。

县太爷觉得有理,便又对骗子用了刑,骗子实在忍受不住,便实话实说,说打听到店主刚刚跟人将铺面和货物盘了下来,又是一对小夫妻,便起了贪念,认为小夫妻没有见识就用一锭假银子骗了他们的织锦,至于城东的盗窃案他是真不知情。

再用刑,骗子还是不招,无奈之下只能暂时退堂。

一下堂一旁的师爷就悄悄拉过县太爷,小声道:“大人,学生想了一下,这案子简单得很,无非有两种可能,一,那人说的是真的,织锦真是在铺子里买的,那家人许是被骗后怀恨在心或是不想惹麻烦上身,所以干脆不认。二,那人真是盗贼同伙,这般胡诌乱扯是为了拖延时间让同伙逃走。”

县太爷捻着胡子问道:“依你看,这是什么原因呢?”

师爷低声道:“学生愚钝,不知道是那个,但是学生知道,大人新官上任要破案,如此重大的盗窃案必须要抓到贼人,无论如何要有个万全的案情缘由,城东绸缎庄的老板跟府台大人可是沾着亲的,得罪不起。”

县太爷沉思了一会又问,“那小夫妻是否要……”。

师爷慌忙摆手:“千万不可,此事牵扯的人越少越好,抓的人越多牵扯越大,不可能将所有的人都给……假如那小夫妻做了伪证,学生是说假如说出来她们也是麻烦缠身,连自家店里卖出的东西都不敢认,她们还敢胡说其他的么?说出来也没人信。”

县太爷鄙夷的看师爷一眼,道:“枉你还是个读书人,心思怎么那么歹毒,为了破区区一个盗窃案就要闹出人命,本官的意思是上门再确认一下,看看她们是否盗贼同伙,不过师爷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不要为了区区一个盗窃案一而再的上门骚扰良民百姓。”

师爷急忙哈腰认错奉承大老爷英明,在肚里不停咒骂这狗官,破案本事没有,装腔作势倒是挺在行的。

没过几天,街头巷尾就在议论说城东的绸缎庄失窃案已经破了,贼人已经抓到,只是在衙门严厉追捕之下,贼人为逃避罪责将锦缎全部烧毁,这案子已经报上刑部,就等着秋日处斩了。

《财妻妖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