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欲破重生》重生之晓欲天下 kuso 欲破重生下克上

欲破重生

现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大爱非攻原创小说《欲破重生》,主角是沈谦,孙晓玲,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周六清晨,沈谦犹自在被窝里做着好梦,手机叮叮咚咚

|更新:2021-01-19 05:02: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大爱非攻原创小说《欲破重生》,主角是沈谦,孙晓玲,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周六清晨,沈谦犹自在被窝里做着好梦,手机叮叮咚咚

《欲破重生》免费试读

周六清晨,沈谦犹自在被窝里做着好梦,手机叮叮咚咚地便响起来。沈谦嘟哝了一声,将脑袋埋在枕头里,哪知那个拨电话之人锲而不舍,铃声始终闹个不休。

沈谦无奈,抬起手,睡眼朦胧地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只听电话那边传来娇俏的声音:"沈谦~"。

听了这声娇喝,沈谦多少睡意都一扫而光,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晓玲?"沈谦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晓玲你回来了吗?"

电话那头格格娇笑了几声,忽然又开始呜呜咽咽地说:"沈谦,我想死你们啦!"

电话那头的孙晓玲是沈谦高中时的舍友,再加上周雨如和吴虹,她们是死得不能再死的死党。那会儿她们正巧同宿舍,四个女孩子,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在学校里很算是风靡了一阵。四个人分别考上大学,居然还在同一个城市,依然往来如故,用她们自己的话来说,没有比这几个姐妹更亲的姐妹了。

这种关系直到几个人大学毕业之后才慢慢淡下来。孙晓玲去了国外读书,周雨如念的是医科,因此没那么快毕业,一直还留在学校象牙塔里。吴虹去了个外企当白领,每天朝九晚十一几乎全年无休。而沈谦自己,虽然是个学财经的,却机缘巧合,当上了公安,在经济犯罪科混了个差事。

"沈谦,下午出来坐坐吧。"那厢是孙晓玲柔软的嗓音。沈谦一想,今天本来就是轮休,没啥事,更何况晓玲回来,哪能不应,又问:"雨如和阿虹也来么?雨如还好,阿虹忙起来可是六亲不认的。"

电话那头又格格笑了一阵,吴虹那略有些硬朗的声音就响起来了:"沈谦你个坏东西,晓玲回来这事儿还不够重要吗?她现在就在我这儿呢。你才是一出任务就六亲不认,我和雨如等闲还见不着你。怎么样,下午两点在五道营沐茗咖啡见,先见面聊聊,然后一起晚饭?"

沈谦赶紧应了,挂了电话,翻翻滚滚下床,一边洗漱一边想,沐茗咖啡,不就是那个以店里养的几只古灵精怪的美猫咪出名的咖啡店么?唉,上次见雨如她们好像也是在那里,离现在快有半年了吧,时间过得好快。。。

沐茗咖啡是一间隐身在胡同里的精致小店。沈谦推开门,门边的一串风铃便叮叮地响起来,一只小黑猫嗖的一声从门背后跳出来。沈谦眼尖,一眼瞥见死党三人坐在角落一座里,午后暖阳细细地透过窗上的竹帘,洒在两三年未见的孙晓玲脸上。沈谦眼眶一热,哽了声音叫道:"晓玲~",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孙晓玲此时也红了眼眶扑上来,扑到沈谦怀里,呜呜地哭着。沈谦摸摸她的头发,惊讶地说:"晓玲,你怎么瘦这么多了?"孙晓玲什么都不说,只是一味抽抽噎噎地哭。孙晓玲背后,周雨如默默地摇摇头,示意沈谦不要再问了。吴虹有点气恼地把头别向一边,嘴唇紧紧抿着。沈谦一见到两人这副表情,又听孙晓玲只是一味呜咽,知道是孙晓玲一个人漂泊在外,估计是吃了不少苦头,但又不愿意说。

沈谦在这四人死党之中最不擅长安慰人,但是打岔却是比较拿手,见是这种场景,连忙把咖啡店的侍者叫过来,先给每个人都点上了饮品,然后问那侍者:"贵店能玩玩牌或者玩点桌游什么的么?"

吴虹马上说:"沈谦你真是胡闹,晓玲才回来,你就嚷嚷着要玩牌。"沈谦朝她做做鬼脸,周雨如却慢慢地点了点头,两人不约而同地回想起出国之前的孙晓玲可是一个十足的桌游迷,以前每次老友聚会,孙晓玲都会热情无比地号召玩一局,虽然这个提议每每遭到其他人否决。吴虹看见周雨如点头,心一软,马上说:"要是晓玲想玩那我们还是陪她玩两局吧。只是这里不是桌游吧,有什么可玩的吗?"

那侍者面对着四位美女,愣愣地摇摇头,刚要开口,突然身后蹿出来一个人,手里拿了一幅纸牌,在沈谦这桌打横处拉了一张椅子一坐,将纸牌在桌上啪地一声放成两落,说:"几位小姐,要不要试试本店新推出的谋略式桌游?"

那人是个长相英俊的青年,年纪在二十五岁上下,戴着一副黑框眼睛,眼神深邃,嘴角边带着温柔款款的笑。孙晓玲见了外人,也不好意思再哭,连忙擦了擦眼睛,凝神看着那青年,颇有几分好奇地问:"什么是谋略式桌游?"她一边问,一边顺手翻了翻桌上放着的纸牌,问:"是类似三国杀这种游戏么?"她指着一张绘有人物的纸牌问,"有人物角色的那种?"

那青年似乎由衷地赞赏道:"这位小姐真是冰雪聪明。这是配合人物角色玩的谋略式游戏。至于怎么个谋略法,我可以在各位开始玩的时候给各位提示,只要玩过一次大家就能明白这个游戏的原理。"说罢,顿了顿又慢慢地说,"这个桌游非常有意思,常常有人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吴虹在旁边嘀咕了一句,说:"有这么神么?"孙晓玲翻了翻桌上放着的人物牌,眼睛越发亮起来。吴虹见了,有点不忍心,于是说:"好吧,晓玲,我们就陪你玩一局吧。你这个桌游大师,不要把我们杀得太狠呀。"孙晓玲兀自红着眼睛,但是已经露出笑脸,拉着那青年说:"快教教我们怎么样玩吧,我可要等不及啦。"孙晓玲就是这样,不哭的时候总是娇滴滴的,声音又糯又媚。其余三女听了,都有点汗颜,那青年却神色没有些毫改变,镇定自若。

孙晓玲于是问那青年:"需要先各自抽人物牌吗?"那青年微微一笑,赞许地说:"对呀,这位小姐真是聪明。"说罢低声数了数,将桌上其中一摞纸牌洗了洗,有数了一圈,看了一下方位,冲着对面的吴虹说:"这位小姐目前是主位,您先抽牌。"

吴虹一边抽出一张牌,一边问:"这个游戏叫什么名字呢?"她顿了顿笑笑,说:"我们不能总叫它谋略式桌游吧。"那位青年非常镇定地回答道:"这个游戏有个非常古典的名字,借用了一个词牌,叫做《破阵子》。小姐,您抽到的牌是?"

吴虹将手里的牌展给大家看。沈谦也凑过头去,只见这张纸牌是一般**牌的两倍大,上面绘制着一位古装美人,斜斜地倚在一块太湖石边,身边垂下的枝条上开着一大丛粉红的花朵。纸牌的一侧写着一个草书的「破」字,下面空了一些距离,写着「海棠花」三个字。下面两行小字,细细地写着:"红妆翠袖一番新,人向园林作好Chun。却笑华清夸睡足,只今罗袜久无尘。"那纸牌做的极其精美,牌上的美人绘制的栩栩如生。那些小字虽小,但也像是毛笔写上去似的,笔锋毕现,横竖之间浓淡有致,隐隐还传来一阵幽香。只能说,这纸牌做工极精,字画皆美,意境悠远,似乎并不是一副纸牌,而是一副工艺品一般。

孙晓玲仔细念了一遍,连连说:"有意思",又问那青年,"这些花呀词呀都和我们后面的「谋略」有关系吗?"那青年笑笑说:"各位花点时间记忆一下就好。"说罢对孙晓玲说,"这位小姐,让我看看您会抽到什么有意思的人物牌。"孙晓玲好像脸红了红,伸手从纸牌中抽了一张出来。众人看去,同样,纸牌上有一个「破」字,下面写着「碧桃花」。却见一位宫妆美人,艳丽无匹,立在西边,望着足下流过的一泓溪水,水中落红片片。那美人背后隐隐约约是一株桃树。牌上写着「树头树底觅残红,一片西飞一片东。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风。」

接下来轮到周雨如,她不动声色抽了,只见牌上仍然批着一个「破」字,下面写着「芙蓉花」,牌上四行小字,写着"须到露寒方有态,为经霜邑稍无香。移根若在秦宫里,多少佳人泣晓妆。"她这张牌上的美人和之前两张都不相同,背着身子,看不到脸,只能见到斜斜坠下的发髻,那美人一只手负在身后,手上还握着一本卷起来的书,另一只手正抚着身边一株乔木上的芙蓉花。孙晓玲叹了一口气,说:"才女就是才女呀,抽到的牌都这样。"她这样说,自然是指周雨如是四人之中公认的才女加学霸。当年吴虹和沈谦曾经憋足了劲暗暗赶了一年,还是没法在成绩上超过周雨如。

最后一个轮到了沈谦。沈谦默默地想,我会抽着什么呢?想着便抬头看了一眼那青年,那人冲她一笑表示鼓励。沈谦便从那一摞人物牌中抽出了一张,依旧是「破」字,是「木兰花」,配诗极短,写着「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几个字。画上可以看出是一间房子,可以从窗户见到一个女子正在房间里织布。

孙晓玲嘻嘻一笑,转向沈谦,说:"你这个要是改成「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就更贴切了。"沈谦笑笑,暗自品味一下了牌中词句的意思,一抬眼,见到那英俊青年脸上微微露出些惊讶的神色,就问"怎么样了?"

那英俊青年笑笑,说:"几位都是好手气,抽中的都是最高级别的人物。"他说着摊开剩下的牌,说:"破字诀一共只有四张,居然都被你们抽中了。"四女随意翻了翻,发现确实如此,剩下大多都是「阵」字打头或是「子」字打头的人物,大多是男子,有身披甲胄的也有文官打扮的,零零总总。大家的兴趣似乎都被勾起来了,孙晓玲更是有点激动,双肘都支在桌上,托着两腮,一双

《欲破重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