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花涧肆记》花涧记 小说TXT 花涧肆记玻璃

花涧肆记

现代言情连载中

扶白公子新书《花涧肆记》由扶白公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轻罗,云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洛小梨来给两个人送了补给零食,便要去彩排现场,便

|更新:2021-01-22 10:02: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扶白公子新书《花涧肆记》由扶白公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轻罗,云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洛小梨来给两个人送了补给零食,便要去彩排现场,便

《花涧肆记》免费试读

洛小梨来给两个人送了补给零食,便要去彩排现场,便别了屋内颇有些尴尬的仨人,一溜烟没了影。

闲谈之下,云淑是个有眼力见的,也不多留,沈轻罗想去厨房做中午饭,便被云淑拦下来说道:“轻罗啊,你歇着,阿姨去给你做午饭啊,等吃过午饭,阿姨就回杭州,刚回国,还得去和老姐妹聚一聚呢。”

沈轻罗点点头,才知季云桥的老家原是在杭州,幸好离的不远,便说道:“那一会吃了饭,我送阿姨开车回去吧。”

云淑听了眉开眼笑:“好呀好呀,不过你别累着,让云桥开车吧。”

季云桥在一旁默默说道:“妈,我驾照在家里呢。”

云淑白了季云桥一眼,转身去了厨房,沈轻罗和季云桥坐在沙发上,就听厨房里井然有序,不大会便飘出来了香味,沈轻罗不禁说道:“你妈妈厨艺的确可以啊。”

季云桥轻笑,含着几分得意:“当初我爸就是被我妈的厨艺收入囊中的,看来,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沈轻罗听着这话,除了几分得意,怎么还有点别的意思呢……

云淑的午饭大多是家常菜:红烧鲜笋鸡,炝拌土豆丝,糖醋茄子,咖喱牛肉,还有清炒菜花。虽然家常,但是看着色香味俱全,大厨之名名不虚传。

季云桥许久没吃到云淑的菜,一口下去,眼圈竟然微微有些红,能有什么,是比现在更美好的情状……

午饭过后季云桥在后头帮忙拎行李,下了车库,把行李丢到了后备箱里,却发现云淑已经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沈轻罗在车窗后抿嘴轻笑,向后座指了指:“你坐后面吧。”

按着导航,沈轻罗开车去向杭州方向,一路上云淑的小包包里,满满塞的都是好吃的零食,她抱着薯片看着前面红灯,便递给沈轻罗一方说道:“轻罗,你也吃点,这个黄瓜味还挺好吃的。”

沈轻罗淡淡一笑:“阿姨,我不怎么吃这些。”

云淑想了一想笑了两声拿回来:“也是,你们年轻的女孩子都闹着减肥,这些油炸的少吃点是应该的。”

季云桥满满无奈的看着前头两个人,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怎么一两个月不见,又添了吃这些油炸零食的毛病?

堵车堵得车子到了云淑的家已经是四点多钟,沈轻罗绕着小区跑了两圈,还是没找到停车位,云淑看着天色不早,便说道:“轻罗啊,你先停这边上,让云桥把行李给我拿上去就行,你就别下车送了,如果有警察你挪车还方便。”

沈轻罗看着满满当当的车位,也只能这样了。

季云桥送了行李回了家,云淑一面赶忙推他进卧室找驾照,一面说道:“我说你该上上心,轻罗那丫头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人物,那模样那气质,我看着她家里东西都不是简单的,她对你啊,肯定和从前那些处心积虑的姑娘们不同,你可别错过啊。”

“嗯。”季云桥无心应答,翻箱倒柜找着自己的驾照,云淑在身后听了不依不饶:“你这孩子!跟你说话呢,你上心啊,我跟你说,就轻罗这样的,出了门那可是多少人赶着回头瞧一眼的,你别以为现在占个坑,就高枕无忧了,你要是不抓紧啊,说不准什么时候来个高富帅,人就不要你了………”

“妈,”季云桥找到了驾照长出一口气,回身说道,“轻罗不是那样的人,你瞧她是差钱的人么?再说了,若是轻罗真喜欢那样的,还有儿子什么事,好了好了,妈你就别操心了。”

云淑没好气的瞪了季云桥一眼,哼了哼说道:“你啊,真是气死我,我告诉你,要是这丫头飞了,我把你变成烤鸭!”

季云桥拿了驾照安抚好云淑说道:“行了妈,我知道了,我先走了,过段时间舆论平息,我再回来看你。”

云淑推他出去按电梯,笑得合不容嘴:“行行行,你赶紧下去,别让人等着了,加油啊,妈看好你!”

楼下沈轻罗挪车到了对面,季云桥下来换了沈轻罗,开车往回走,沈轻罗看着时间问道:“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再往回开?”

季云桥摇头说道:“不用,这个点到家就该晚上了,回去再吃吧,不然更晚了。”

沈轻罗浅浅一笑,继续低头看手机,季云桥偶尔瞥两眼,发现沈轻罗手机屏幕里都是口红的图片,便开口问道:“轻罗,你想买口红啊?”

“嗯?”沈轻罗无奈笑道,“我平时也不大用,还不是洛大小姐,说今天彩排化妆师给她搭的口红色号不好看,让我给她挑一个后天演唱会用的。”

季云桥吹口气鼓了鼓腮弱弱道:“轻罗,这女孩子的口红颜色,要那么多色号么?我看,都差不多呀?”

沈轻罗听了笑出声来,偏头看了一眼一脸不解的季云桥,这果然是直男属性啊。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两个人在楼下买了些宵夜回了家,沈轻罗也算是给洛小梨选定了色号,发了过去,瞧着季云桥依然迷茫的模样,便给他看了一眼图片笑道:“呐,这个颜色认识么?”

季云桥看了看,这不就是红色么?

“这是经典的番茄色,不过今年流行胡萝卜色多一些,”沈轻罗给了答案,带着季云桥进了卧室,打开化妆台上面的口红盒子,一一拿出来解释,“都说直男眼里只有红色橘色和粉色,其实有时候细分,我也看不太出来区分,只是一些经典的,你要是知道了,以后也不会被人吐槽直男癌了。”

季云桥此刻一双求贤若渴的眼睛盯着沈轻罗的口红,那满满一大盒,粗粗一数就要五六十支……

“要从色泽上说,大致有滋润的,哑光的,丝绒的,还有玻璃的,金属的,珠光的,还有半滋润半哑光的,这个比较好区分,不过色号上,正红色一般不挑人,还有就是番茄色,红棕色,西柚色,姨妈色,蜜桃色等等,要是再细分,还有更多,什么胡萝卜色,铁锈红,玫红色,草莓红,奶茶色,都好多种……”

“这么多?”季云桥大大的眼里大大的惊讶。

沈轻罗笑了笑说道:“这还只是冰山一角,不同的口红适应不同的肤色,唇色,还有妆容,衣着,总而言之呢,口红是个大学问。”

季云桥有些泄气的吐口气,看着那些口红,忽然笑起来:“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死亡芭比粉。”

“………”

沈轻罗哑口无言,不过却还有些欣慰,还好还好,知道什么是死亡芭比粉,就不至于往枪口上撞……

《花涧肆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