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战争之父》战争之父汉尼拔在线观看 cj 战争之父主角是陆扬,胡蒙的小说

战争之父

悬疑连载中

主角叫陆扬,胡蒙的小说是《战争之父》,它的作者是美女杀手最新写的一本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包括龙振海在内,根本不知道胡蒙为什么会这样,但是陆扬和安姌知道。 陆扬一边把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盖在胡蒙的身上,然后抓起胡蒙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3 06:12: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陆扬,胡蒙的小说是《战争之父》,它的作者是美女杀手最新写的一本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包括龙振海在内,根本不知道胡蒙为什么会这样,但是陆扬和安姌知道。 陆扬一边把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盖在胡蒙的身上,然后抓起胡蒙的

《战争之父》免费试读

包括龙振海在内,根本不知道胡蒙为什么会这样,但是陆扬和安姌知道。

陆扬一边把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盖在胡蒙的身上,然后抓起胡蒙的手,塞进自己贴身的内衣里面。

胡蒙的手太凉了,一挨到他的皮肤,就让陆扬浑身一个哆嗦!

但他还是挺住了,仅仅挒了一下嘴角,就对安姌喊道:“找热风机,热水袋,毛毯!快!”

翁立这时也效仿这陆扬的方式,把胡蒙另一只手塞进怀里,这时他才知道胡蒙的手简直就像冰块一般,让他浑身之气鸡皮疙瘩!

他诧异地看了一眼陆扬,见陆扬居然还在笑,不由地大为佩服!

幸好飞机还没有开走,这边一乱,一喊,那位空姐马上灌了两个热水袋,拿着几条毛毯送到车上。

陆扬指了指胡蒙的胸口,对空姐命令道:“把他衣服解开,把热水袋放在紧贴心脏的位置!”

空姐显然受过救伤培训,毫不犹豫地揭开大衣,麻利地解开胡蒙身上大衣的扣子,把热水袋放在他的心窝上。

陆扬也不管人家是不是车上的人,对着司机喊道:“开车!找一个附近有浴缸的房间!”

司机也不多话,发动车子,一踩油门就快速向机场外开去。

十分钟后,车子在机场宾馆的门口停下。这时胡蒙的身体已经没有那么绑硬了,而且还有微微的呼吸声。但是不用看就知道,呼吸很微弱、很吃力!

“胡蒙,你要给我挺住!你会没事儿的,你是全国散打冠军!你能打倒六个海豹特种兵!你是真正的男子汉……”

陆扬不停地激励这胡蒙,让胡蒙能保持清醒的意识。

车子在门口停了一会儿,辛子明和翁立拿着几条被子回来。

按照陆扬的吩咐,把胡蒙包得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这才由翁立背着胡蒙进了酒店大堂,上了电梯,来到开好的房间。

空姐先已经把浴缸里放好温水,大家又七手八脚,把胡蒙被子去掉,扒掉他身上的大衣,然后把他抬进浴缸里。

水温逐渐加高,胡蒙的脸上渐渐地由苍白变得红润起来。

半小时后,解放军203医院的救护车来到,带来特制的保温袋,将胡蒙装进袋子里,拉走了。陆扬、安姌也要跟着救护车去,龙振海要去海军总部汇报,覃江等人也要回总参,只好暂时别过。但他们走的时候,陆扬留下了两部军车和四个警卫。

……

陆扬等人到达301医院的特殊传染病监察区安置好胡蒙半小时后,中科院生物医学研究所所长、著名生物学家戚光召就带着三位专家就赶到了。

他们的到来,是陆扬的要求,龙振海的请示。同时,为了保密,海军总部派警卫连将医院特殊传染病专区隔离起来,实施全面的安全措施。

术业有专攻,三个臭皮匠顶上一个诸葛亮。陆扬通过在潜艇上三个多月的经历,知道做一件事儿,仅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一定要有个团体。

胡蒙被装在保温盒里,进行十几道检查后,推进了放射室。安姌和陆扬终于可以坐下休息一下了。

从下潜艇到现在,短短的六个小时,行走了几千公里,走的路太多了;见过的人也太多了,他感觉到有些累。屁股一坐到等候区的沙发上,那舒软的坐垫和全包围的靠背,让他很适宜,也很疲倦。他闭上了双眼,耳边听着安姌不停地讲述着这三个月来发生的事情,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安姌终于找到个可以沟通的人说话,但是一回头,却见陆扬脑袋耷拉在靠背上,发出了均匀的鼾声。

看着陆扬有缺苍白的脸(长时间没有晒太阳的缘故),脸盘似乎比以前要胖了一点,身上穿着深蓝色海军棉大衣,看着丰满了许多。

“唉~~,睡吧,你也太累了!”

安姌叹了一口气,脱下自己的大衣,轻轻地盖在陆扬的身上。拿起微型记事本,调出在飞机上没有看完的文件,继续看起来。

刚看了一半,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安姌即刻从小包里掏出手机,看也没有看马上按下接通键。瞟了一眼熟睡的陆扬,深怕打扰陆扬休息,于是走到远处走廊的拐角处,才把手机放到耳朵边上,对里说道:“喂,谁?”

“安姌,你回北京了吗?”里面传来肿瘤医院院长于三同的声音。

“于院长好!我回北京了。有什么事情吗?”

“谢天谢地!我的一个老朋友病了,明天要做开颅手术,主刀人是我。所以赶不上2月8日上午世界生物医疗大会上的发言了。我已经把文件发到了你的信箱里,就由你替我参加会议并发言吧。”

“这……这……怎么行呢?那些可都是世界级专家呀!我怎么可以呀?”

“你没问题的,你是老师最得意的弟子,也是我的师妹,你不行谁行?”

“……”

就在安姌刚离开,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手里拿着一张片子,径直走到放射室门口。当他见到门框上闪烁的红灯时,摇了摇头,回头看了一下,见陆扬身边的座位空着,走了过来,不客气地在陆扬身边坐下。

走廊里,除了能听到陆扬的鼾声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一个在走廊上睡着了的人,很容易引起人的注意。医生的脸上即刻露出诧异的神情,同时看向陆扬。

当他看清楚和听清楚陆扬鼾声时,忽然眼眉跳了一下,迅即伸手抓起陆扬的左手!

三指轻轻地扣住陆扬脉门,静静地听了一下。但是就在这时,一声娇叱传来:

“喂,你想干什么?”

老医生侧头看去,就见安姌从远处蹬蹬地跑了过来,一手拨开自己的手指,质问道:“你是什么人?”

医生吓了一跳,但见一身青色羊毛衫的安姌温怒的样子,很是可爱。不紧不慢地摘下口罩,微微一笑。

这是一张红润的脸,眼角略有些鱼尾纹。要不是因为他满头的白发,单看这张脸的话,绝对不超过50岁。

鹤发童颜,眼神淡定而和蔼。安姌心里的敌意顿时弱了一大半。

老医生微微一笑,说道:“对不起,小丫头,别着急!我是职业习惯了,听到他的呼吸声不正常,于是给他把了一下脉。”

“哦,”安姌如释重负,刚才紧着的一颗心马上淡然下来。但旋即听出老者的话中之意,很惊讶地问道:“你是什么人?你怎么判断出他有病?”

老者点了点头,“望、闻、问、切你知道是什么吗?”

“中医诊断术。”安姌明白了,眼前这个人是个中医,于是很有兴趣地问道:“你觉得他得了什么病?”

老中医摘掉头上的帽子,捋了一下纯白、稀疏的头发,神秘地一笑:“小丫头,他是你什么人?你这么着急他的病。”

安姌盯着老中医,看了一眼四周。

这时走廊上依旧很安静,派来的四个警卫,有两个去打晚餐去了,还有两个在远处门口站着。

“我……我是他的医生。老先生,请你赶紧说,否则……”

“难道说他有病?什么病?”老中医并没有直接回答安姌的问题,反而不置可否地反问道。

安姌一看老者很疑惑的神情,当即纳闷反问道:“难道他没有病?”

老者微微一笑,双眼看向斜上方,手指快速地掐动了一阵子,最后干脆地说道:“你说对了,他没有什么大病!但是……”

“但是什么?没有大毛病?那你说他呼吸不正常?这……这不是矛盾吗?”安姌一直被陆扬的病情困扰,现在居然有医生提出相反的看法,即刻对这位老中医产生了更大的兴趣……

《战争之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