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一顾倾城色》一顾倾城之神级人生 第十二章 春江月夜 一顾倾城色大叔受

《一顾倾城色》一顾倾城之神级人生 第十二章 春江月夜 一顾倾城色大叔受

发布时间:2020-02-11 06:04:55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Mancy蔓西 状态:已完结

《一顾倾城色》为Mancy蔓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乞巧节是紫陌在北江赶上的第一个像模像样的大节。 七七在现代不过的恋爱中男女为表达爱慕巧立的名目,随着洋节日的冲击已然没了多少传统

>>>《一顾倾城色》在线阅读<<<

《一顾倾城色》免费试读


乞巧节是紫陌在北江赶上的第一个像模像样的大节。

七七在现代不过的恋爱中男女为表达爱慕巧立的名目,随着洋节日的冲击已然没了多少传统的味道,而在遥远的北江,乞巧则是不逊于年节的大节。

七七乞巧节,依照北江习俗,女子需要到月老庙里上香拜神,已婚女子祈求夫妻和睦,顺遂一生,未婚女子则祈祷天公作美,能觅得一如意郎君。

紫陌一大清早被唤起来,实在不明白七夕乞巧与她有什么关系,依照习俗夫死其妻守孝三年方可再嫁,如今方才刚过一年而已。

“夫死守孝是寻常女子所循之法,公主金枝玉叶自然不必。”佩兰轻重得宜的为她梳理长发,在她耳边道:“公主乞巧上香,老天自会保佑公主重新寻一贴心驸马。”

佩兰那厢费尽心思琢磨着该怎样把公主打扮的更加光彩照人,紫陌那边却心想:老天爷,一会儿就算我烧香了您老人家也千万不要放在心上,这北江未婚求偶的女子多得是,您就一门心思去罩着她们好了,至于我就不必管了。

虽然已经尽力赶早,到城东月老庙时,那里已是人山人海,佩兰惋惜没有抢得头香,紫陌觉得这丫头迷信的有趣,费了好些气力两人才上完香,险些被拥挤的人流将鞋子给踩掉了。

晚上府中发给丫鬟们乞巧节吃的莲花糖饼,丫鬟们聚在花园月下就着一盆清水玩乞巧游戏,紫陌也跟着在一旁看了看,佩兰唆使紫陌也撒下针试试,小丫鬟们也跟着起哄,她推脱不过便接了一把绣花针小心翼翼洒在水中,与众人一起屏气凝神看花影。

“公主的花影好漂亮。”

“形式也好,果然巧。”

几个小丫鬟在一旁议论纷纷,佩兰也道紫陌的花影细丝奇巧,是繁花竟开的好兆头,紫陌只当她是恭维,又看着她们玩了一会儿,才悄悄离开了花园。

紫陌原本是想在府中随意溜一圈便会卧房,却不成想在內苑门前碰到一人。

“楚公子?”紫陌走上前去,拦着楚尘桓的侍卫自然而然让到一边。

“楚公子有通府玉牌,为何横加阻拦?”紫陌偏首问阻拦的侍卫,觉得如此很是怠慢了楚尘桓。

那侍卫原是替人来守卫的,并不知还有这个规矩,听着公主的质问一时有些懵了。

楚尘桓在一旁含笑替侍卫开解,“他们是忠于职守,倒是我深夜前来叨扰不免失礼了。”

紫陌忙道:“哪里的话,我正闲来无事,楚公子请。”

将楚尘桓请到偏殿,殿中烛火通明,紫陌方才注意到一直跟在楚尘桓身后的侍从手里抱着一只乌漆的长盒。

“这是……”

楚尘桓微微一笑,从侍从手中接过长盒,小心打开给紫陌看,紫陌乍见旧物,心中惊喜不已:“恭喜楚兄,终于制成了。”

“今日方才制成,本想明日一早便登门与你看,却没忍住,便露夜而来了。”楚尘桓一手摇着折扇翩翩笑道,连日刻苦钻研终得正果,他此时的笑容堪称轻松,看得紫陌也会心一笑。

小心翼翼的将琵琶从盒中取出,佩兰执了一盏灯来供紫陌仔细的上下观摩打量,琴身在烛光中微微泛光,无漆自光正是紫檀的一大特点,如此精品不知楚尘桓费了多少心里才制成。

“此时甚好,那日我答应楚兄此琴制成必先弹奏一曲,这一曲正是此时弹方能品其妙处,只是要劳烦楚兄与我去一地方听。”

楚尘桓自是没有意见,紫陌便叫秦轲来,与他耳语几声,又叫人去叫顾城来,一行人竟然三更半夜简装出府去了。

乞巧在北江算是大日子,今夜晋邺城解了宵禁,城中灯火通明,街市上人声鼎沸络绎不绝,欢声笑语不断。

马车来到南坞江畔,江上已有几艘画舫烛火高照于夜水之上缓缓而行,另有一艘画舫停在江畔,船上掌舵之人正是周牧。

一行人上了画舫,周牧重Cao旧业,娴熟地运桨起船,一直划至江心方才改为顺着江流方向缓缓而行。

紫陌将琵琶从盒中取出,抱于怀中转轴正弦,随手弹了两三下试音,楚尘桓眼中有惊艳之色,顾城饶有兴趣看紫陌甚是娴熟的拨弄怀中的奇怪乐器。

调完音后,紫陌也不再钓人胃口,双眸微闭十指灵动于琴弦之上,轻拢慢捻抹复挑,一曲委婉从指尖缓缓流泻而出,时而舒缓低诉,时而急促激昂,曲调由缓至急又由急复缓,张弛有度,扣人心弦。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楚尘桓从未听过这样的曲子,比之古琴音色干净清脆,短促明亮,尤其是轮划琴弦时,那声音竟如明珠坠地一般颗粒分明,让人惊叹。

紫陌渐入佳境,夜阑静谧,水行船声,渐渐只觉深处一江Chun水之上,江天一色,孤月皎皎,仿若天地间唯她一人怀抱琵琶独奏,凡尘万事于身后过,不沾一尘一扰,曲终收拨万籁无声,怔怔不知身处梦境还是现实。

“如何。”紫陌恍然回神后,调整了一下情绪,方才笑着打破平静。

看楚尘桓的表情已然明了,连素来巍然不为所动的顾城也面有惊愕之色,两人皆是无声看着紫陌,紫陌心下疑惑,伸手摸了一下脸才恍然发觉竟然是情之所至落了泪。

“见笑了。”紫陌用袖遮面,顾城取出一方手绢递给她。

楚尘桓大叹:“妙极,此情此景配此曲,让人出乎意料。”

顾城也问:“不知公主此曲名为何?”

紫陌将琵琶放下,道:“此曲名为‘Chun江花月夜’。”

楚尘桓叹道:“曲名也是极应景,不知是哪位高人大作?”

紫陌早知会有人这般问,便道:“我亦不知,只是从前在宫中藏书阁偶然拾到此谱便收了起来,想来应是有人抄录了哪位异域乐师的谱子。”

三人品评了一番曲子,又由曲入境对月谈笑,紫陌忽然听见船行水声,才注意有几艘船与他们所在的画舫擦肩而过缓缓远去,却是先于紫陌他们下水的几艘船。

“他们都是停船闻曲的,”楚尘桓抬手为紫陌斟一杯酒,难得笑着恭维道:“公主技艺精深,闻声辄止,我等叹为观止。”

紫陌觉得被楚尘桓恭维很不好意思,自己不过是仗着熟悉才卖弄,若是论起乐理精深,她比之在座二位是远远不及。

直到山寺夜半鸣钟,四人才弃船上登岸。

“小心。”行走时船身不稳,顾城适时伸手扶了紫陌一把,紫陌身高原只到他胸口,这一扶就像被他揽入怀里一样,淡淡的竹叶香气迎面扑来,紫陌从转世以来还是头一次如此靠近成年男子的胸膛,脸不禁微微有些发热。

楚尘桓早一步下船,此时正站在江边眺望对岸青山夜景,一水中隔,江上月影反照,随着清风水波层层漾开,波光粼粼。

微风拂面,江水映月,新曲初歇。

紫陌也如他一般立在岸边,呼吸着夜晚带着草香的湿润空气,觉得这样的夜晚真是极好的。

“今日乞巧,城中女子都烧香祈福,不知公主许得什么愿?”顾城站在紫陌身侧,声如夜风柔和,丝丝吹过心上。

乞巧乞巧,祈求的不外乎是一段良缘。世间女子千姿百态,不论是侯门王府走出还是草屋茅舍长成,所求的也不过是觅一良君,白头偕老。

紫陌虽不想如佩兰所期许那般求得一好夫君,却也不能免俗,毕竟曾经触摸过爱情的美好模样,此情此景,面对同样白衣翩然清雅秀致的身形,紫陌心中不免动容,朱唇轻启脱口而出: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顾城的容颜在月影中看不分明,紫陌恍惚间仿佛月下站着的是白川,仔细看看又成了唇边带着风轻云淡笑意的顾城,不由心底生出一股失望。

犹记当时她以玩笑的语气说出这话时,自己都觉得有些矫情而不好意思,白川却十分认真的听着,俊秀的脸上是一贯温文的笑意:“我很早之前便和你是一条心了。”

“什么时候?”

“我对你一见钟情的时候。”

……

白川,除了你,好像再也没有人懂我了。

说好了要忘记,可又怎么忍心。

紫陌幽幽地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将目光重新投向江中的夜下美景。

因为终日跟着袁横东奔西跑,修远人清瘦了不少,比起原先整天闷在园子里足不出户时行动举止也灵敏了不少。重见旧人,紫陌却着实被他吓了一跳,修远原本冷漠淡然的眼神里灼灼烧着两把火,像是疯了一般,面色阴郁的嘶吼,不顾一切的拼死挣扎,大有同归于尽之意,倘若不是侍卫拦着,紫陌相信他那一剑就会了解了永清郡主。

永清郡主面容扭曲,捂着血流不止的右臂退到侍卫身后,嘶喊声像是要将喉咙撕破:“杀!给我杀了他!”

她带来的护卫闻言,拔剑凌然刺向修远颈间,剑势狠厉大有取其首级之意。电光火石之间忽而银光一闪,已经刺到修远的剑尖瞬时变了方向,只在修远白皙的脖颈上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

“本公主的人,谁敢动!”紫陌厉声道,方才出手秦轲不动声色的退到她身后,静观其变。

永清郡主见来人是南邑公主,满脸怒容立刻化作了委屈惊惧,声泪俱下向她告状:“堂妹,这男宠胆大妄为,居然想要刺杀我!”

紫陌与她不过仅有一面之缘,比起永清郡主,她更相信修远不是个沉不住气的人,如此失控必有原由。

于是她转向修远,语气尽量放平缓,“修远,你说。”

一顾倾城色

一顾倾城色

作者:Mancy蔓西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一顾倾城色》为Mancy蔓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乞巧节是紫陌在北江赶上的第一个像模像样的大节。 七七在现代不过的恋爱中男女为表达爱慕巧立的名目,随着洋节日的冲击已然没了多少传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