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欲破重生》老婆又重生了怎么破 第十一章 玄机 欲破重生罗御

《欲破重生》老婆又重生了怎么破 第十一章 玄机 欲破重生罗御

发布时间:2021-01-19 05:02:5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大爱非攻 状态:已完结

大爱非攻新书《欲破重生》由大爱非攻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谦,孙晓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被人用刀剑抵在自己颈后,苏简条件反射地就想大喊:

>>>《欲破重生》在线阅读<<<

《欲破重生》免费试读


被人用刀剑抵在自己颈后,苏简条件反射地就想大喊:“我是沈谦啊!”好在她灵台仍有一丝清明,在张口的一刹那生生改了,大喊出声:"吾乃苏简,你是谁,在我家干嘛?"

"你是苏家人?"那个阴冷的声音咦了一声。苏简立时觉得颈上的压力小了,那个冰冷而坚硬的锐物转而抵住了自己的后心。

这时候只听轧轧之声,苏简目瞪口呆地见着自己花园里的假山分开两边,略略腾起一阵尘土,露出一个大洞。稍后,一行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当先的几人都是卫士打扮,器宇轩昂,龙行虎步,虽然都空着手,但是腰间都配了刀剑。这几人走出来,在洞口两边侍立,手按刀剑,目不斜视。少时苏家老爷爷苏观海走在当先,引了两名男子出来。

这两人长相肖似,应是兄弟二人,年长的一位应该年近四十了,蓄着短须,年轻的也有二十五六岁。两人都是相貌清矍之人,年长的一位看上去更为老成一些,而年轻的一位则更为英武。两人衣着打扮齐整而简单,只是腰间金色的腰带彰显着两人不凡的身份。

老侯爷苏观海见了苏简,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个小子,这么晚了到处乱跑,果然出纰漏喽。他不敢怠慢,躬身对那两名男子言道:“五王殿下、七王殿下,恐怕这里有点误会。这是老臣的次孙,苏简。这小子自小爱在这园中玩耍,他既无从得知二位王驾在此,到这里恐怕也是误打误撞。这无心之失,还请二位王爷海涵。”说罢冲着苏简做了个眼色。

苏简甚是精乖,扑通一声就单膝跪地行了个军礼,口中道:“末将林字营致果校尉苏简,见过五王殿下、七王殿下。”这么就势一跪,脱离了背心上的那个威胁,只听身后刷的一声,果然,后面那人见正主儿和侍卫全部出现,回刀入鞘,苏简的危机暂时解开了。只是苏简还是觉得背后阴风阵阵,一股寒意似乎从背后慢慢地渗进来。

苏简早先听苏筠说起过这两位王爷,五王是当今皇帝的嫡亲兄弟,同母所出,比皇帝小六岁,自小与皇帝感情甚好。而七王则是皇上的堂弟,先帝的侄子,自小养在太后膝下,一直到及冠之时,才封了王。但是听说太后极其喜爱这位王爷,视如己出。这位王爷与皇上年岁相差将近二十岁,是当今看着长大的,几乎当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看待,因此这位也是圣眷极隆的。当时苏筠说起这两位王爷的时候,语气甚是恭敬,因此想来两位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那年长的男子就应该是苏观海口中的五王了,只见他皱了皱眉,冷笑一声道:“无心?要是无心,能破了老七设下的玄机阵?泰武,本王可不知在苏筠之后,贵府上小一辈的居然有这种厉害角色啊。”

那七王的神色也颇为惊异,但是他的态度却要好很多,抬手虚扶,口中说:“苏校尉请起。”苏简可不想在地上跪太久,自己的膝盖可金贵着呢,于是她就顺势站了起来,只是低着头装恭顺。七王盯着她看了片刻,开口道:“本王日前曾经听闻苏校尉的大名,说是家学渊源,苏校尉于各种战阵都有研究。只是没想到,苏校尉年纪轻轻,连玄机阵这样的阵势也轻轻易易破来。”

苏简心里直叫道:“你不要损我了,不要损我了!”但是面上也只能恭恭敬敬地躬身说:“回七王殿下,末将虽在书中见过玄机阵,却从未真正研究过其阵法。”

五王与七王同时“咦”了一声,五王冷哼一声道:“苏校尉是想说自己天赋奇才,这只闻其名的阵法也能举手破之了?”就连苏观海听了,也略略皱眉,抬头望着苏简简。

苏简没有被旁人的惊异所影响,按照原计划开始无耻地对七王进行间接吹捧:“回五王殿下,末将在书中曾经看到过有关玄机阵,说此阵玄如暗夜,机变百出,故名玄机。掌阵之人,百世或逢一,必是拥有极大智慧与极大定力之人。此阵一旦设成,阵中之人的五识被惑,无法脱阵。此阵极其厉害,家祖父教导时,也曾提到过此阵乃是天下第一奇阵,谆谆告诫末将遇此阵千万要退避三舍,遇掌阵之人也一定要恭恭敬敬地,千万不可造次。”

苏观海老侯爷此刻正捏着几茎胡子,听着这些胡说八道,差点连胡子都要捏断了。

苏简挑了挑眉毛,见五王与七王脸色略微好转,接着往下说:“但是末将在查阅书籍的时候,也曾读到一条——玄机大阵,惑人五识,六畜无辜,生机一线。末将今日只是在自家院中行走,无意中靠近玄机阵,本来万万不可能从这里走出来的。只是忽然见到了家中豢养的一只灵猫,畜生无辜,但是却侥幸五识未曾迷乱。这猫平日最爱在后花园走动,因此按着老路将末将带来了后花园。末将只是跟着一只畜生,从玄机大阵边缘走到了阵中而已,哪里就能够像五王殿下说的,举手之间将玄机之阵破去?”

苏简确实在有关战阵的书中见到过有关玄机阵的内容,只是内容太过复杂,苏简只是稍微溜了一眼就放弃了。然而她在苏越的兵事笔记中曾经有这么一条纪录——此阵神鬼莫测,但阵中马匹,如无人驾驭,则曾有自行走出。苏简此次靠了淼淼的帮助而脱阵,于是胡编了些“六畜无辜、生机一线”之类的四字句,先是将始作俑者七王吹捧了一阵,而后又将五王对她的“破阵”投诉堵了回去,一番说辞也算圆满,说得过去。苏简偷眼看去,只见七王脸色和缓,心里也不怎么害怕了。

七王笑着对五王说:“王兄看这小子,简直十二分伶俐啊。”

五王也终于笑了笑,说:“老七看这小子不错,明日就跟陈去华要到你营中去吧。”

七王盯着苏简看了好一阵,仿佛上上下下要将她看透一般。苏简只觉得身上一阵一阵地发毛,七王却突然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道:“不忙,等明日皇兄在神武大营演武之后再说吧。”

苏简长舒了一口气,背后那种寒意也突然之间消失地无影无踪。“好了,再没有刀剑抵在后心了。”她放心地一回头,简直倒抽了一口冷气,浑身颤抖,只觉得膝盖根本无法支持自己的身体。只见刚才在她身后持刀剑将她擒住的那个人——那个人根本不是人——这么说是因为他没有脸,那张脸似乎是一团混沌,平平的一张,没有五官口鼻,却也不是面具之类。这人——或者说是人形的怪物,却拥有人类的皮肤,那种肤色,苍白中透着青色,平白无故地,苏简马上回忆起前世小说电影里见到的所有恐怖角色,贞子伏地魔什么地,都没有眼前这个不是人的人来的恐怖。

苏简惊得倒退了几步,只觉得两股颤栗,冷汗直流,却有人在肩上重重拍了一记,总算醒了醒神,身子也不那么冷了。只听五王用戏谑的口气问苏观海:“老侯爷,令孙看上去还从来没有见识过阴兵呀!”苏观海恭恭敬敬地说:“五王爷,苏简在林字营任职,老臣是绝不敢让不相干的人知晓阴字营的。”

苏简心想:“阴字营、果然是阴字营!”她早就怀疑有这么个机构的存在。按照孙子兵法里那几句,有了风林火山也就是了,可是护卫皇家的偏偏还叫雷字营,中间偏就隔了个“难知如阴”,当时她还曾经想,这个阴字营,要么是个间谍或者情报机构,要么就是个秘密部队,总之不该让人知道的。谁知道今天当真见到阴字营了,竟是如此令人惊恐的一个模样。她一边想着,一边战战栗栗地又看了一眼那个阴兵,只见这时那人已经完全变了模样,看上去已经是一个正常的士兵了,五官清楚,只是佝偻着身体,老态丛生,面上全是褶子,仿佛刀剑也拿捏不住,一阵风吹过去就要倒地一般。奇就奇在这人似乎完全隐去了身上“生”的气息,仿佛只是一尊雕塑,或者说,连雕塑都不如,他在路边就直如一块顽石一般,没有任何人会注意。

五王点了点头,轻轻地对苏观海说了句什么,便同七王和一众侍卫往苏府花园外走去,那个阴兵却留在原地。苏简简不想再流落在这个危险的玄机阵之中,只得硬着头皮亦步亦趋地跟在苏观海爷爷身后,直到将这两位王爷送出府门外,心里将两人翻来覆去骂了个遍。

苏观海爷爷铁青着脸,对苏简说:“今晚之事,只许烂在心里。”然后又自言自语,说:“可惜了!”他不管苏简,自顾自回去了,路上还嘟哝着:“如果真的是个男孩,跟着七王,或许还真能成一番事业。”

欲破重生

欲破重生

作者:大爱非攻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大爱非攻新书《欲破重生》由大爱非攻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谦,孙晓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被人用刀剑抵在自己颈后,苏简条件反射地就想大喊:

小说详情